×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老堪布的开示与多罗仁波切的事迹




老堪布的开示与多罗仁波切的事迹

 

 

先念一条手机短信给大家,噶陀佛学院的一位师兄弟,也是具恩根本老上师、阿松丹巴老堪布的一位汉族弟子,今天(2015年3月23日)给我发了一条短信,短信中说:

 

psb1102.jpg『 “老堪布上课的时候讲:以前多罗法王前来噶陀朝拜,坐在地上休息时,法王的僧裙上粘上了一些尘土,他的侍者就想给他拍去、拍掉,多罗法王马上阻止说:‘不要拍!这是我多生历劫修来的福报,那些粘上噶陀寺大地上尘土的众生,三世都不会堕落三恶道!’

 

老堪布还讲:我们学了经论,是用来对治自己内心的,而不是对照他人的。这个时代大家都喜欢攀比。你建二十米的佛像,我就要建五十米,比你的还要大。这样没有用的。孩子们好好修持自心吧,想到众生的苦——讲到这里的时候,老堪布就在哭。”』

 

——哎呀呀!我们的老堪布恩师就这样哭了!

 


噶陀金刚座,是西康第一座寺院,如今康区所有宁玛巴的道场,几乎全都出于噶陀下的传承法嗣,建寺八百年来,传承法脉下的弟子,成就虹化身的超过了十万!难怪多罗法王到了噶陀寺,地上坐了一下,都舍不得将身上的一点点泥土拍去!可见其加持巨大!亦足见尊者信心非同凡夫。禅心小子,在辽西怙主、阿松老堪布的悲光加持下,也曾在噶陀领受过心要窍诀,并闭关过百日,如今想来,那真是此生最愉悦、最无忧、最天真的一段日子啊!

 

那么多罗法王又是谁呢?简单为大家介绍一下,第二世的初普多罗仁波切,他的法名又叫做白玛久美嘉措,意为莲花不变海,是位出生在泸定铁索桥附近的汉族人,父母都是汉族,1933年出生时,被一位大成就者认定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大成就者初普多杰邓灯(伏藏师的名号称之为邓灯嘉色宁波)的转世灵童,于是迎请回新龙日巴乡塔布寺居住。

 

多罗法王的第一世(现在是第三世了)曾经游历地狱、度化众生,这本书早就翻译成汉语版流通了,名字叫做《多罗尊者地狱游记》或者《多罗尊者见闻记》。第一世多罗尊者的哥哥名字叫做初普智钦,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曲阳让卓——他是谁呢?原来他就是嘎绒寺的虹化尊者——白玛邓灯祖师的根本上师也!

 

第二世多罗仁波切,幼年时经常见到很多空行母围着他跳舞,并献上各种供养给他。有次在小溪psb12021.jpg中玩耍,在岩石上踩了个脚印,现在还可以看到的(见右图),被日巴乡的喇嘛供在家里头了。他拜的根本上师,是噶陀寺的班智达格则仁波切。格则仁波切,之前我们多次介绍过,他是白玛邓灯祖师的心子——益西多杰的心传弟子。在藏区,格则班智达也是难得一见的,区区少数赞扬汉地禅宗,即是汉地大圆满教法之一的伟大上师。以前觉海堪布师父的根本上师——门(明)色仁波切在噶陀佛学院学习的时候,只因为听到格则仁波切的一句问候语“大家身体都好吗?”——听到这话的当下便亲见到了自己的本性本来面目!

 

多罗仁波切依止格则仁波切修持,得到了噶陀寺的所有教法,同时也持有白玛邓灯祖师的《遍空自然解脱》,嘎绒寺的主持上师所达多杰仁波切,也曾在多罗仁波切座下得到全部的《大宝伏藏》,是所达仁波切的根本上师之一。另外,多罗仁波切和嘎绒寺的老主持喜绕俄热仁波切,是一辈子的铁杆兄弟般的道友。喜绕俄热仁波切幼儿时的活佛认证,也是第一世多罗法王亲自认定无误的。喜绕俄热仁波切为了藏区佛教的保存和发展,人民的幸福和安乐,曾经莫名其妙地,承当了一些别有用心者的骂名,当时在新龙县,坚定赞扬、支持他老人家的大德,恐怕也只有多罗仁波切这样一位吧?当然,像吉美林巴(无畏洲尊者)的意化身土登尼玛仁波切,辽西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第一世顿珠法王的孙子塔洛仁波切等高僧大德,都是和老上师肝胆相照、心心相印的最伟大上师。

 

psb12022.jpg多罗仁波切(左图)的扎龙(气脉明点)成就非常高,有一次在为重病中的色达法王如意宝修供护摩的时候,直接以智慧火点燃火供护摩。因为秘密修炼拙火之故,常年衣着单薄,依靠扎龙御寒度过严寒冰雪的冬天。有一次,多罗仁波切和几位师兄弟们(当时在场的,有包括现在还在世的噶陀莫扎法王)比试“神通”,一拳穿过了一颗大树,这个拳洞现在也还在的。闭关专修时,将根本上师与莲花生大士无二无别地虔诚祈请,因而,获得莲师之殊胜加持,证悟大圆满获得自在成就,并开取了诸多伏藏。多罗上师还是位艺术家,画塑佛像,不学自然通晓,在新龙县城改造时,用笔沾沾舌头,就幻化出各种颜色,无需颜料画出了诸多五彩佛像。

 

多罗仁波切有次亲手用泥巴塑了一尊自己的根本上师——班智达格则久美丹巴南嘉,当他把这尊泥塑的像放在镀金的莲花生大士跟前时,身边有一位弟子见到就说:“唉呀!上师呀,您怎么将此泥巴做的佛像与镀金的莲师放在一起呢?”多罗上师一听,眼泪马上就流了下来!在他的心中,无论是金佛或者泥佛都是一样的,都是自己的“信心”,莲师与根本上师是“无二无别”的,忆念自己大恩上师的恩德时,眼泪犹如泉涌一样,无限虔诚,具足无边胜解敬信!

 

第二世多罗仁波切圆寂前,亲笔书写‘自己转世到昌都’,并预言来世父母双亲的名字等,此后呈现为国王游戏坐式,手结契克印分别置于膝盖与后背,如此自在趋入圆寂。

 

二世的多罗上师是位扎长辫、披白披单的在家瑜伽士,有次梦见移西措嘉空行母给他送来了一个弯弯的月亮,第二天早上,有位名叫喀笑旺姆的女子给他送来了如弯弯月亮的半块酥油,依此缘起迎娶其为空行母,后来佛母圆寂,又摄受了拥金空行母,诞生的女儿取名聪嘎,即为喀笑旺姆空行母的转世,而聪嘎所依止的根本上师,也就是我们的大恩上师——噶陀佛学院的导师老堪布阿松丹巴仁波切!

 

90年代末,禅心曾跟随觉海堪布师父去新龙时,拜见过一次二世多罗仁波切,当时多罗仁波切建造了一座宏伟壮观的铜色吉祥山宫殿,凡与之结缘的,将来都能往生莲师刹土。因为有这样殊胜的缘起,禅心当年便在多罗仁波切莲足前,求了两个《往生铜色吉祥山净土》的发愿文,这两个愿文就在古月禅堂的日修晚课回向文里头,也是堪布师父翻译成汉语的。两个愿文,分别是第一世多罗法王以及法王的父亲——伏藏师达摩帕扎所取出来的伏藏法,每天仅仅念诵三遍,便能消除今生障碍,来世决定往生莲师刹土。另外,第一世多罗法王的爷爷,也是一位著名的伏藏大师,名号称为嘉楚林巴(宁波)。

 

还有一件小事,本不该说的,想起来也就什么都不顾了啊。十几年前,禅心在觉海堪布成都的工作室,有一天中午累得不行,刚盘腿上座眯眼,一刹那的境相中,自己就到了新龙日巴乡多罗仁波切的道场,当时多罗仁波切正在传授噶陀巴的窍诀,最后上师和弟子们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的回向文,我以大礼拜的方式,先顶礼了上师,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参与念诵,你要知道的,对于藏文,平时我一点都听不懂的,但是这次呢,大家用藏语一起念诵的内容,就像听自己的母语一般全部明白的,这大概也是得到了一点点多罗仁波切的加持吧?!

 

多罗法王坐在噶陀寺的地上,裙子上只是粘了一点点噶陀寺的泥土,都可以不堕三恶道,而不让他的侍者拍去,说这是自己多生历劫修来的福报。我想我们呢,虽然大家聚集在一堂共修《大乐自解》、共修宁体《前行》、《阿格旺波祖师上师瑜伽》、《持明总集》、《百咒如意宝》等等,不也是大家多生累劫以来累积的福报么?我们应该也要如多罗法王一样珍惜自己的福报,而莫说如此殊胜的法缘轻易能有!上次我也讲过,在汉地乃至全世界,大家每天共济一堂,观修一座虹化祖师白玛邓灯尊者的伏藏教法,观修一座全知阿格旺波尊者的上师瑜伽的,我想也是不多吧?这就是大家多生累劫修来的大福报,千万莫轻看了去,好好珍惜目前的得法、修法之因缘啊!(本文整理自古月禅堂录音文件。2015年12月1日)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