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外婆禅”的零星故事



 外婆禅的零星故事

 

 

一、朝闻道、夕死可矣!

二、二十年中,常令除粪

三、亲历世尊般若法会,依然未散

四、狐精听法,感而现身

五、预知时至,无疾坐化

六、游子漫奔波,台山礼土坡


 

一、朝闻道、夕死可矣!

 

禅心:说到蒙古白喇嘛、白活佛,我外婆还曾说过一段公案。


长沙铁卢寺《明印老禅师略传》中云:


民国十四年,蒙古白喇嘛(北平雍和宫住持)入湘传法,一时名人博士望尘膜拜,白乃泰然受之,并不稍假辞色。一日白忽乘舆至小茅蓬礼师三拜,左右相顾失色!皇然不知所措!白谕众曰:“此禅师果位中之阿罗汉也,安敢不下礼拜!?”


蒙古白喇嘛,具他心通,也能知人过去未来。外婆跟我说:“当时他来长沙,去求见白喇嘛活佛的人人山人海,多是请教他些过去未来、三世因果、宿命因缘的多。”


汉人争相拜活佛,活佛却拜一个受汉人冷落的禅师,什么原因?

 

钻木出火:可怜悯者!


禅心:外婆接下来说的一段公案是:


「有一位参禅、修密的居士,当时也去拜见白活佛。跟大家不同的是,人家都问过去未来、三世因果,唯独他一言不发,等所有人退下去后,他就磕头,跟活佛说:“几年前我参禅时,有天洗了脚,刚上床盘了腿,忽然不见了身和床,唯独灵灵不昧,刹那再回过神来时,才知几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后来我参禅修法时,就常常追求这个,但几年来,竟再也没有过了,也不知道将来还有出头的日子么?”」


aaa.gif

这位居士就问了这些。

  

小江措君:结果?

禅心:白活佛一阵默然。

水月天行:活佛没有回答?


 

禅心:

白喇嘛回答他说:“未来,你会遇见一位禅师,他能让你出头!”


后来,这位居士活到了70多岁,仍然没有遇见白活佛预言的禅师。


有天此老居士在重庆慈云寺(时清定上师的剃度师澄一老和尚主持),遇着了我外婆的师父,老居士就把往昔白活佛这段话,告诉了我外婆的师父。


外婆的师父呢,就给他指示说了几句话,话还没完,他忽然拍手大笑:“我会了!”


第二天早上,老居士洗了把脸,给外婆的师父顶礼三拜,说:


“当年白喇嘛授记到的就是您啊!吾今无憾,朝闻道、夕死可矣!”说完,立地化去!!!

 

二、二十年中,常令除粪

 

禅心:

我外婆的禅宗师父,于1941年,慕名由湖南长沙前往重庆慈云寺,依止禅门大德澄一老和尚参禅。山上第一次将要见面时,因澄一老和尚有他心通,预知他将到,即于石梯顶上,对准外婆的师父小香(小便)!我外婆的师父当时便有领悟!


澄一老和尚忽然又叫出外婆师父的名字后(之前两人并无任何接触哦),高声说:“你要除粪二十年!”


什么是“除粪”呢?唐朝黄檗禅师说:


“以佛出世来,持除粪器,蠲除戏论三粪,只教你除却从来学心、见心,除得净,即不堕戏论,亦云搬粪出。”


黄檗禅师又云:


“二十年中,常令除粪,只是除去心中作见解处……蠲除戏论之粪。所以如来藏本自空寂,并不停留一法。故经云,诸佛国土,亦复皆空。若言佛道是修学而得,如此见解,全无交涉。”

 

三、亲历世尊般若法会,依然未散

 

1944年,外婆的师父应重庆众居士邀请,日日开讲般若法门,一天讲毕随众去老君洞,一路心中默念观音菩萨六字心咒,亲验心空如朗,大明咒亦遍满虚空法界。回来傍晚在一居士家,教居士老母念六字明咒,才欲开口,突然湛然不动,圆明空寂,出定后才知过了两天!透彻从前一切留碍。


是年(1944)到1945年秋,外婆的师父入慈云寺澄一老和尚的方丈室,方丈室为一层大楼,无其他人居住,日日掩关读六百卷《大般若经》。彼时空寂无为,湛然之境,了了目前、常现目前。一日读经时忽然入定,定境中亲历世尊般若法会,依然未散!

 

四、狐精听法,感而现身

 

一天晚上,忽然嗅到床下大腥,外婆师父以为有蛇藏床下,起而视之,一无所有,腥气如故。第二天请寺中监院觉通法师、乐观法师等人来嗅,都嗅到腥味难当,乐观法师说:“师祖八指头陀曾收一狐狸为徒,法名某某,常呼之睡其旁听法,有时变一老太婆戴斗笠倚在门口戏人,经八指头陀斥责后驯服,这大概就是那个狐狸在这里听经!”


外婆师父心念曰:“这是我嗔心未能全除之故啊!精灵应恐惧而发腥也!”于是端坐床上祷之曰:“我不害你,你不用怕,望好好听经,早日解脱。然你究为何物?望现形给我一看,使我安心。”


祷后第二日,天刚亮。床前一门,直对楼下大殿后面巷子(前为大殿,中间一弄,后为山壁),忽听吠声,心想必是此物现形,开门一看,果系一狐狸向巷中走去,亦不见狗,显是狐狸装作狗吠,引之去看。觉通和尚告曰:“这是先师八指头陀的皈依弟子狐狸某某,千年黑、万年白,常来听经之故!”此后床下腥味逐渐减轻,时偶尔有一点腥味,再后连一点腥味也没有了,大概此物已纯无惧心了也!


外婆的师父曰:“畜生尚能发心听经、修行,何况人还不晓得发心修行吗?既得人身,不知佛法,如入宝山,空手而回。未免可惜可悲!”


二十年后,众所周知的原因,外婆师父即将抓去整改、批斗,他却提前于被抓前一日,无疾坐化圆寂!印证澄一老和尚“出粪二十年”之悬记!不过,那些势力还是不甘心,将其圆寂坐化后的遗体,悬起来审判曰:摧毁封建迷信大毒瘤!

 

七宝之华:立地化去!这就是著名的外婆禅!


古月禅堂记。2013年12月25日 


五、预知时至,无疾坐化


禅心最初学佛,是跟自己外婆学的“外婆禅”。我的外婆呢,则是跟着她的老师,也是一位她的老邻居———国立湖南大学一位参禅的老教授、老先生。这位老先生呢,他是依止解放前,重庆慈云寺的禅门高僧——澄一老和尚学佛参禅的。别看他是位居士,却曾行脚天涯,到处参访明师,参访过包括虚云老和尚、华严座主印慈老和尚在内的许多高僧大德。那么我的外婆呢,可能有些人听禅心讲过,她出生在一世代业儒的大家族中,她的父亲当时是民国时期湖南某县的小小县长。解放前大家族中的人口多,家里有很丰富的藏书,但是信佛、学佛的只有一位。那时我外婆呢,年纪还小,一天傍晚全家人围在桌子上吃饭,这位天天打坐,天天参禅念佛的亲人,好端端的没病没痛,就跟餐桌前的全家人讲:“明天我要回老家了,你们自己都把自己照顾好哦……”

 

这样一说完后呢,家里人都嘀嘀咕咕“什么神经病?这里不是自己的家吗?还能去哪里?”总之,全家没有谁意识到会有什么事发生。第二天早上,大家都没见到他出来早餐,也没理,都认为他睡觉过了头。到了中午,还是没出来吃饭,喊又没得声音应,这才打开他的房门察看,结果见到他双盘跏趺在蒲团上——不知何时已经坐化了!并且啊,当时他那个小房子里香气阵阵的,我小的时候,外婆经常跟禅心讲这个事,屋子里真的有味道很好的异香!绝对不是一般烧香供佛出来的那种普通香气,仔细察看也没看到哪里有燃过好香的痕迹。总之嘛,她这位亲人就是这样很自在地,不劳驾任何人,没有麻烦任何人!


诶——,不像我们看到的大多数人,像城市里的大多数人,不是手脚被绑在床上,全身到处插着管子,痛苦万端地死在病床上,不是这样的话,就是大呼小叫地死于各种痛苦中,你能打个坐就走了!就算没开悟,这样也很好嘛,生死也自在嘛,我现在不管他到底有没有开悟,能做到这样子,你做得到吗?我告诉大家,禅心可是羡慕得半死哦,我死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呢!现在想一想自己就会头皮发麻,很恐怖的……


所以这个事情啊,深深地震撼了我老外婆那时还很幼小的心灵(众笑……)她也就是因为这件事,开始信佛、学佛、参禅的。那么禅心十几岁的时候呢,外婆便给我看她年轻时手抄的禅门经典,像《六祖坛经》、《金刚经》、《佛陀传》等等,都是她一本本笔记抄下来的经典。可能解放前要请到一本经书不容易,我也不懂,总之外婆的经典都是自己一本一本手抄下来的,我在十四、五岁的时候,她就把这些(手抄的经典)拿给我看,我那个时候有点迷惑,这些都是老师说的封建迷信嘛,为什么给我呢?但还是看了一点,也看不懂,就是觉得好奇这样子。最重要的呢,还是她的这位禅学老师写的禅学手稿,当时保存下来的有五大本,A4纸张这么大的有上千页,当然文革的时候呢还遗失了几本,这五大本手稿还在我这里了,现在嘛又黄又烂,快烂完了,如果不及时抢救的话。


那么我这个外婆禅的传承呢,来自重庆慈云寺的澄一老和尚,这位老和尚实际上是位参禅悟道、得道的高僧,近代能海上师、清定上师听说都是依止老和尚剃度出家的。澄一老和尚圆寂后的塔铭,也是一位显密双修的大居士、也说是一位金刚上师屈印光写的。那么澄一老和尚要圆寂的老早之前呢,禅心外婆的这位老师——当年他准备离开重庆回湖南,拜别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在那里暗暗地想:“这一别,不知道何时还能见到师父?”诶——,他这么一想的时候呢,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提这个的原因,澄一老和尚大概是有他心通,马上便讲了一个公案给他听,老和尚讲的这个公案呢,就是刚才我们讲的:华严祖师杜顺和尚跟那个笨徒弟的故事(见附录)。那么我外婆的这位老师他才不笨呢,不是跟那位没信心的徒弟一样笨呢,他心里马上就明白了:这一别啊,今后是再也见不到恩师老和尚了,所以他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果然,外婆的老师回去后不久呢,澄一老和尚就圆寂了!圆寂前写了一幅对联放在床头,圆寂后才被弟子们发现,这是我从快烂完的手稿上找出来的,对联上写着:


“安心净土圆满三身果德,乐念弥陀庄严万行因花。”


老和尚是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到极乐世界继续去圆满法、报、化三身的果德去了,这也是老和尚对弟子们的一个交代,希望弟子们发愿求生净土,功德都回向净土。


所以讲,真正菩萨应世,他不会跟你讲,不会说“我是菩萨!”到了圆寂的时候或者才给你透露一个消息!等你、等众生知道是菩萨时,他已圆寂了。杜顺祖师就是这样的,藏地的麦彭仁波切也是这样的,要圆寂时才告诉弟子,不是一般的凡夫,他是菩萨再来这个世界的。等有人真的知道他是真菩萨时,他也走了。都说世上没有后悔药,后悔也没有用,这就是我们这些我慢、轻心之辈人的毛病。所以学佛的话,要随学“常不轻菩萨”,大家都是菩萨,只有自己是个凡夫。


 

附:以下是师父去年讲《圆觉经》时,讲的华严祖师杜顺禅师的故事:

 

六、游子漫奔波,台山礼土坡


当时的唐太宗、太宗皇帝,也听到他的大名,仰慕禅师的道行。当时太宗皇帝生病了,什么医生、御医的办法都治不好,所以就诏请杜顺禅师来长安,请他治疗,禅师就给唐太宗讲:“皇上哪,您要想病好,就得大赦天下!”我们都知道“一将功成万骨枯”啊!当皇帝的要拿天下,那要造多少大的杀业?他的杀业、冤业得有多重?!所以唐太宗便听从了禅师的建议大赦天下。禅师也替太宗皇帝超度冤亲债主,诶——,病就真的好了!所以皇帝又请禅师给他开示、讲法,所讲的法呢,听起来很舒服、很开心,一一都契合唐太宗的心意,皇帝就拜他为师,就是国师啦,当时皇帝赐给他的名号叫帝心尊者——深契吾心之意,可见太宗皇帝对禅师的崇拜与敬仰程度。


禅师住在长安时,他有一个跟了自己多年的徒弟,这个弟子呢,他也从来没有认为自己的师父有多了不起:“我天天都跟他在一起,没看见他有什么特殊嘛!”诶——,他才不认为自己的师父是位得道高僧,看上去也就是一位普通的老和尚嘛!没有什么稀奇的嘛!所以他心里老想着:“我要开智慧、要开悟,天天呆在这个糟糕的老头子、老和尚身边没有用、没什么希望的!我应该要到五台山去朝拜文殊菩萨!”这样想之后,他就去找师父告假,口头还是很恭敬的:“师父老人家啊,我要开智慧啊,得去五台山拜文殊菩萨!您老人家就给个假吧!”


好像以前色达法王如意宝开示弟子们讲到过的:实际上你们去五台山朝拜一趟的功德,跟念诵一遍《普贤行愿品》的功德没有什么差别一样。杜顺禅师起先是留他啦,但是留他不住,禅师就对他说了一个偈子,给了他一首偈:


“游子漫奔波,台山礼土坡,

文殊这便是,何处觅弥陀。”


智慧没开,很辛苦地拜五台山,见到的泥巴还是泥巴,土还是土。尽管师父暗示他了,文殊菩萨、阿弥陀佛就在这里啊,你还要去什么地方寻觅呢?但是这个徒弟笨得不行啊,实在是笨,又缺乏信心,所以并没把师父的偈语放在心上,他就高高兴兴动身去朝山了。去到了五台山,倒还蛮虔诚的,三步一拜,拜遍五台山要求见文殊。拜到了山顶的时候,遇着一个老头,老头问他:“你来这里做什么哪?”


“只为求见文殊一面!”


老头哈哈大笑:“文殊菩萨不在这里啊,文殊、文殊,他现在正在长安城里度众生哪!”


“长安城里度众生?那是谁啊?”


“杜——顺——和尚。”


说也奇怪,这话答完,老头也不见了,四周看找不到人。看来这位老头,就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但是智慧没开、法眼不净,他也认不到啊!对面相逢也不识!以前觉海堪布师父他就经常说我们师兄弟中间,那些爱到处跑的人:“自己求到了大圆满,正法也求到了,就应该老老实实坐下来修个五年、十年,哪里都不要去!”到处朝山没意思,对吧?你没修起来,到处朝山拜菩萨,结果遇着真文殊,看到的还是个老头子,当面也会错过,看到的泥巴还是泥巴,木头还是木头,这个境界没什么意思的。


自己没修持,对面遇见真菩萨,也会当面错过的,这个“笨徒弟”啊,这才恍悟禅师的偈言,这才晓得他的师父就是文殊菩萨!这样一想山也不要朝了,赶快回去!好了,缘分没有了,他回去要经过黄河,不巧黄河正在涨大水,一个星期都过不了河去。等水退后回到长安时,他的师父——文殊菩萨的真实应化身杜顺禅师已于头一天圆寂了!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