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觉海堪布师父的事业和功德






       觉海堪布师父的事业和功德

       ——为初来乍到者介绍我们的堪布上师


          2014年1月14日   古月禅堂


     
      jhkb.jpg



刚才提到我们的堪布觉海师父,我想古月禅堂中初来乍到的人,可能不是很清楚堪布师父的功德,这里就顺便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堪布师父呢,出生于四川省甘孜州新龙县,新龙县在解放前叫辽绒,自古至今都是出高僧大德、大成就者的地方。堪布师父的寺院叫蒋觉寺,一千多年前是大译师贝若扎那(注)修持过的圣地,也是莲师的化身、东方伏藏大师曲吉林巴(法王州尊者)创建的道场。蒋觉寺的历代僧人,全部都是大圆满教法的修行者,嘎绒寺的虹化祖师白玛邓灯大师也曾在这个寺院的圣迹周围闭关修持过大圆满。

 

我们的根本上师,辽西和噶陀佛学院的大堪布导师阿松丹巴仁波切他老人家既是堪布师父的舅舅,也是出身于蒋觉寺的大成就者。另外,堪布的亲叔叔赤诚塔新上师,也是一位实修成就的大堪布,噶陀佛学院阿松大堪布之前的前任导师就是堪布的亲叔叔,这位上师现在在不动如来的净土中成为了大菩萨。

 

那么堪布师父自己呢,他老人家从来不说自己的前世是谁,然而藏区都流传着他是闭关五十年专修大圆满、白衣瑜伽大师雷雪的转世。噶陀金刚座上的寺主、主持——比丘蒋央仁波切亲著过一个堪布师父的《上师瑜伽》,仪轨中赞颂堪布师父是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中,身语意密续传承中意的传承祖师——吽噶绕的转世,同时也是喜金刚和另一位我忘记了是什么的,是吽噶绕大师、喜金刚及这尊忘记了什么本尊佛菩萨的、这三者合一的化身。

 

堪布师父的前世“雷雪尊者”,一辈子安住在大译师贝若扎那的圣迹旁,闭关专修大圆满,虽然从来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因为得到贝若扎那大师的加持,故而开启了大智慧,自然精通了五明(声明、因明、工巧明、医方明、内明),他把许多梵文经典翻译成藏文,据说也把一部分藏文经典仪轨等翻译为汉文。

 

这世的堪布师父毕业于拉萨大学,之后出家依止近代传大圆满最具加持力的金刚乘法王明(门)色仁波切为根本上师,堪布师父亲口跟我讲过他当年去青海依止门色仁波切的一些经历,他说:“当年我从别人那里第一次听到门色仁波切的名字时,身心中一阵感动、止不住地流泣,生起了这位上师就是真实佛陀的决定!于是由新龙县步行前往青海果洛州门色仁波切道场红科寺。途中一晚四野无人,就在雪地上睡了一觉,醒来前梦到从雪山顶上走下来一位上师迎接他。结果到了红科寺拜见上师时,发现梦中迎接他的上师正就是门色仁波切!在这之前,堪布师父连上师的一张相片从来也没有见过的。”

 

堪布师父还说自己到了红科后,门色仁波切手持拐杖赶他走哦!说“我这里没有什么大圆满传,你去其他地方吧!”堪布师父跪在门色仁波切的房子外,我不记得是几天了,大概是跪了好几天,上师方才摄受他为弟子。堪布师父跟我解释说:“这是上师的考验。上师如果发现了一位好的弟子,优秀勘能的弟子,往往都会考验他的。”

 

再后来,堪布师父修满前行后,门色仁波切给他传授大圆满的正行立断(彻却)时,堪布师父当下便证悟了与上师无二无别的密义!以上这些经历,都是堪布师父亲口跟我说过的哦!

 

堪布师父持守三昧耶极为清净,没有一刹那违背过上师的身语意三密,且精进于实修,当他在稳固了本净空性的彻却修持后,又实修了脱噶的顿超法门,故由“觉性现前”以至“明智如量”,悉皆如是获得成就,因此成为了根本上师最喜爱的心子。

 

堪布师父有次跟禅心讲到,他当年发愿本来要去喜马拉雅山脉中隐居实修一辈子的,但是门色仁波切不允许他这样做,而是委之以重任,要求他和“逃跑活佛”堪布喇嘛噶玛德勒并肩一起,将濒临失传的——大圆满的《经部总汇》、《续部总汇》抢救搜集整理出版出来。

 

大圆满经续总汇,起初是由原始法身普贤王如来、报身金刚萨埵、化身极喜金刚的心意传承;中间经过文殊友(蒋巴谢宁)尊者、吉祥狮子(西日僧哈)、嘉拿素扎(智经)、贝玛拉牟扎(无垢友)、莲花生大士等的持明标记传承;再传至人间口耳传承如空行母移喜措嘉、全知龙钦巴、无畏洲吉美林巴尊者等等,一直到辽西阿格旺波祖师、门色仁波切、松吉泽仁仁波切、阿松丹巴老堪布仁波切,清净的法脉传承从来都没有中断过。但一直到公元十六世纪,才有大译师和伏藏大师将经部做了注释,并撰写了修诵仪轨和提纲,形成完整的十三大等经部的修诵仪轨。之后,嘉色显培它耶尊者把经部的仪轨收集整理,并雕制了印刷体木刻版9函,这是法本汇集的开始。后来一位大成就者将九函的仪轨增补了正文,经部的内容就增加到了25函,从这以后呢,宁玛巴内的噶陀、白玉、竹庆等大寺才有了经部系统的讲修和灌顶传修法会。最后,敦珠仁波切在印度又进行了收集整理,敦珠法王把所有的内容分为根本续的正文仪轨和注释讲解的两大类,经部内容增加到了58函。

 

堪布师父说:“以往这些都是大成就者们、博学多闻的班智达们才能完成的事业,像我小小的迦造喇嘛,怎么可能做成这么大的事呢?今生能把《经部总汇》结集出来也就算不错了,至于《续部总汇》就留到来世继续吧!”

 

大圆满的经典总汇,经过众人皆知、近代历史原因的频频摧残和毁灭,几乎消失殆尽。堪布师父这次的结集事业,比起前几次高僧大德们的结集,有更多困难之处。然而堪布师父终于不负重任,因为困难实在太多太大,当年一同发心参与经典搜寻的人,有的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剩下的人都相继退出,最后只剩下堪布师父孤身一人,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克服重重艰险困苦,以不惜丢掉自身性命的代价,深入西藏、尼泊尔等地,经历整整二十多年的时间及磨难,抢救和挖掘了许多珍贵的孤本,终于完成了这两部璀璨明珠般的宝典!此外,堪布师父还恭请了著名的唐卡画家,为《大圆满经典总汇》绘制、出版了相应的唐卡宝典。

 

这部《大圆满经部总汇》宝典巨册,依九乘次第的归类法编撰而成,所涉及的内容包罗万象,除了宗教尤其是大圆满三部(心部、界部、窍诀部)瑜伽如大海一般的经续之外,还包括了文学、艺术、历算、医学等五明学科,共计133卷、1300多篇章、42811页、5300多万字,900多种图片,以及3700多个特殊符号,还有科学分类、清晰明了的独立索引一卷,总之堪称知识总汇大全,是继藏文大藏经《甘珠尔》、《丹珠尔》后,藏传佛教中最全面、最系统、最全新的一部划时代的巨典。如今被全世界一流的官方机构、大学图书馆以及寺院永久收藏和保存着。

 

简单介绍了堪布师父结集经典的伟大事业后,大家不要以为堪布师父只做了这个哦,除了为大圆满的经部、续部这两大部经典的总汇之结集日夜辛劳外,堪布师父还为辽西寺、江觉寺、噶陀寺、桑耶寺、红科寺的诸多法务三依建设而奔忙着呀!例如他经常要为噶陀佛学院的堪布、喇嘛们讲授梵语学、因明学,经常为各寺重大灌顶法会担任翻译和讲解等等。同时,堪布师父还修缮了桑耶寺的长寿殿,并为之编撰历史图册、赞述功德;为蒋觉寺建起佛学院,为辽西寺的佛塔及尼众院的经堂、佛像等筹集资金;创建新龙县的慈善医院;接受松吉泽仁仁波切、土登尼玛仁波切、喜绕俄热仁波切、阿松丹巴仁波切等藏传四大教派的高僧大德,乃至藏汉两地、香港台湾、欧美等全世界太多的官方也好、民间人士也好的委托,翻译经书和法本,撰写文献资料等等等等……除了这些之外,堪布师父自己还经常充当苦力:楼上楼下、成都西藏、邮局、公司、企业出版社,跑上跑下,扛经书、运物资……还有啊,每天还要为或预约拜访的,或寻上门来的不速之客,或打来电话的三教九流、无奇不有、形形色色的人们解疑答惑,这些人正儿八经请教佛法的还好,有些人就是一些芝麻琐事、家庭纠纷、生意和恋爱失意,有的甚至根本就是胡闹的人,那么多的男女老少、国内国外的人都来找堪布师父诉苦解决——我的天啦,菩萨真的不好当啊!堪布师父他老人家忙到几乎根本没有自己的休息时间、睡眠时间,头发白了、身体累趴累坏了,这些情况,可是我以前跟随在堪布师父身边两年期间亲眼目睹、亲身体会的哦!

 

无论是从堪布师父自身的修证来讲,还是由饱学多闻上观察,他老人家在藏区,绝对都是屈指可数的精英中的精英、杰出中的杰出、顶尖中的顶尖、如意宝中的如意宝。因此有次禅心在古月禅堂总结时就说:堪布师父在我们这个地球上所行的事业之功德,完全等同于当今我们熟知的,藏区公认吉美林巴、无畏州尊者的意化身阿拉桑噶土登尼玛仁波切;堪布师父的内在智慧修持,和他的根本上师门色仁波切无二无别;堪布师父通达藏汉语言,融通藏汉文化及民俗,从他老人家熟悉、了知藏汉民族乃至全世界的人文精神来讲,他的同理同情之心,富于幽默的理解和交流,完全不亚于宗萨钦哲仁波切。

 

禅心个人扪心自问地讲,我自己在修持藏传佛法、近修密法乃至大圆满方面,如果还有一丝一毫的功德和利益,那也全都是藉了堪布师父的加持恩德而来的!虽然我依止了辽西怙主仁波切、阿松老堪布为根本上师,但是实际上来讲,我所有的得法因缘也都来自堪布师父一直以来给予的关怀和加持啊!上师的功德与佛等同,但上师的恩德却胜过十方诸佛!为什么呢?过去的诸佛已经涅槃,我们无缘得见和领受教法;现在的十方诸佛常住净土,即使阿弥陀佛现在到了你身边,你也无缘得见并领受其教法,未来的诸佛还没有出生,故知唯有显现了和我们一样的,四大五蕴、血肉之身的化身上师,才能被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们见到,才能和我们直接接触,传授给我们能解脱的教证二法,藉着上师和上师真实不虚的历代传承加持之力,最终我们也能获得解脱。所以,由原始法身普贤王如来、报身金刚总持传下来的教法,首先要皈依上师善知识,第一世大宝法王噶玛巴的根本上师冈波巴尊者,引用弥勒日巴尊者的话说,这些话也是很多密续经典中说到的:

 

“以三界之中无量无边、不可思议的珍宝藏供品,供养十方三世所有诸佛,不如供养自己的善知识上师;供养十方三世诸佛的一切,不如供养上师一根毛孔的福德大,也远不如供养自己根本上师一朵花的功德,来得更大!”

 

佛陀自己也说到:“我因为尊敬、供养、承侍了我的上师们,所以呢、我便得到了上师们的教授,依法而修得获成佛。所以我的后学者,也必须要恭敬供养上师,尤其是要恭敬供养承侍给你们灌顶传法的无上恩师。”

 

所有心髓大圆满中的教诲都一致地宣称、例如《遍空自解》中的每一个支分教法前行,一定都会提到“先依止上师,以恭敬供养、承侍、修持之三种供养令上师生起欢喜心,然后从上师处接受传承教法”的指示。

 

当我们对自己的上师们升起“上师就是真佛”的坚定信心后,即使上师显现为跟我们同样的一个凡夫形象,但是因为自己的强烈信心,凝聚着历代成就上师们的加持力,以及十方诸佛菩萨、三宝三根本的加持河流,就会透过没有中断过的传承金链----也只有透过紧密联系的传承之链,所有的加持力量,才能源源不断地流入到自己的身心当中。善知识上师和传承弟子的关系就是这样,假如弟子今生今世、乃至生生世世没有和自己的传承上师、传承法脉建立起不可分离的密切关联,那么这样的弟子,他能够获得加持力量的源泉,就会变得有限起来。

 

堪布师父的根本上师门色仁波切在为弟子们传大圆满顿超法门的时候教诫说:

 

“不管是哪一宗派,都属于佛教。好比一块白糖与一块黄糖,吃到哪块都是甜的,不偏向哪一宗派,这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因此“无论是哪一宗派,都应该用清净心、恭敬心来看待……宏扬各自的法脉是应该的。”但是你“也要知道自己生长在哪一宗派门下,这法脉是自己的有缘之法,以此法为主而修行使你得法益快,成就究竟果位的把握性大,如果放弃这法门就断了法缘。”

 

又说太多了,就到这里吧,如果还有学习和求知的兴趣,想更一步地,了知课诵仪轨中,生起和圆满的见修之大略,那么下周,或者下次大家共修的时候,我就接着这次的主题来继续讲、继续说,把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感恩上师三宝的加持!感谢你们的参与,禅心双手合十,感恩、感谢大家咯!

 

最后,回向本次共修、讲法、闻法的功德!


(注:2015年12月27日,古月禅堂金堂寺再校版)


 


注:贝若扎那,西藏历史上最杰出的佛教大译师,莲花生大士在藏地的二十五大弟子之一。

 

贝若扎那于八世纪中叶,藏族最早出家的七觉士之一,也是西藏历史上最杰出的佛教大译师之一。从堪布寂护受出家戒,法名遍照护。15岁时法王赤松德赞把他派往印度,经受五十七次苦行,秘密拜见了熙日桑哈(吉祥狮子),获得了无上密乘大圆满心部、界部法门。在净相中贝若扎那亲见极喜金刚(噶绕多杰),得到六百四十万偈大圆满法门,并得到文殊友(蒋贝西宁)尊者的智慧身摄持。贝若扎那返藏后,翻译了《六十正理论简说》及《五大心部续》等许多显密经续,对藏地佛法的传播贡献极大。最后在里意地区(新疆)示现神变,其身融入于毗卢遮那佛石像的心间。他的大弟子意扎和尼查慈诚思等七人成就大虹身。据伏藏品《贝洛扎那传》记载,他在里意地区时,有六十位弟子成就无余光身。他所翻译的契经至今仍在利益众生。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