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具恩老上师喜饶俄热仁波切零星传记——幻化游舞点滴录



具恩老上师喜饶俄热仁波切零星传记

——幻化游舞点滴录


  幻化游舞点滴录(一)


释禅心(禅院内群)

所达多杰仁波切的本生略传,根据嘎绒寺洛噶上师的口述传承,已编写得差不多了。现在要开始说说咱们的老上师——喜饶俄热仁波切了,否则感觉太对不起他老人家啦。

以前重庆要出老上师开示集的书,听说也曾有人到处找过我,要求我写一些资料介绍出来,但我没接到消息,因为那时我在辽西常住,辽西那时,电话还不通的。

        

       xrer.png


喜饶俄热仁波切生于十六绕迥水猪年(公元1922年),两岁时,被新龙第一世措普多洛活佛认定为森巴多吉的转世,取名为多吉坚赞。 

当年嘎绒寺的伏藏大师列热林巴(娘拉索甲)发现了一位殊胜真实具相空行母的化身,如是他让自己的贴身侍者扎西坚赞还俗,和这位名叫措西的空行母结为连理。大师授记这对夫妇的所生之子,将来必定能将虹化上师白玛邓灯的法脉弘扬广大,成为无量众生的福祉之所依。这对夫妇,即是喜饶俄热仁波切的父亲和母亲。

认定仁波切转世化身的上师——新龙措普多洛尊者,又名大自在瑜伽证果者朝苏嘉色多吉邓灯。1923年,有弟子名金巴者趁大自在者从光明净相中醒来之际,记录了他的地狱游记,著成《多洛尊者见闻记》一书。此书早有汉译,且广为流传,如果有想了解善、恶业的异熟,警策因果取舍等问题的佛弟子,不妨一读此书。

有趣的是,当时嘎绒寺还认定了另外一位“森巴多吉”的转世灵童,正当人们不知如何取舍时,嘎绒寺的僧众们纷纷发现:只要曾是前世“森巴多吉”的弟子的人前来拜见,两位灵童中的多吉坚赞(喜饶俄热)就能立刻叫出他们的名字,和他们热情地打招呼……经师教两位灵童学习经论时,多吉坚赞很快就能背诵并了知其意,而另外一位则显得木讷、迟钝得多!

在《嘎绒寺志》一书中,记载了一段嘎绒寺的创建祖师——虹化大师白玛邓灯尊者的授记。书中这样讲述森巴多杰上师道:

『“前世系白玛邓灯大师的经师,现世是白玛邓灯的弟子。”大师(白玛邓灯尊者)认定他为白玛•根桑让卓赓即转世灵童。预言中赞美他为:“在圣地(印度)佛的声闻罗汉中,他是答复‘请尽管提问’的圣者迦叶波尊者(佛陀的大弟子迦叶尊者);在诸多菩萨中,他是观世音菩萨在西藏之王中,他是松赞干布;在八十位成道者大德中,他是德普巴(噶举祖师玛尔巴大师的儿子,遇难后夺舍到印度的再生者)在藏区他是冈波巴(密勒日巴尊者的太阳心子)在莲花生大士二十五位弟子中,他是大成道者索波拉拜在成道者白玛邓灯一百零八位弟子中,他是邬坚仁增•森巴多吉。”总之,在整个生死涅槃的净土中,出现了诸多净相和不净相。

尽管老上师一身“背负着”这么多“大名鼎鼎”的转世圣名,然而,一旦有弟子或人们将其提出来宣讲,仁波切听到、了知后,就会很严肃地批评他们说:

“我不是什么转世化身、更不是你们讲的什么‘活佛’、化身!活着的‘佛陀’哪有那么容易?我只是一个从小发了些些微菩提心,愿把此身此心奉献给一切众生的众生罢了!”

然而,根据常承侍在老上师身边弟子们的回忆,在仁波切的心中,的的确确,还保有自己过去某一生中的清晰记忆,这主要由于某些因缘的引发,而由他老人家在不经意的时候表现出来

例如:仁波切一生中,只要见到鸽子,就充满发自内心的感恩、欢喜之情!他老人家去往汉地许多城市,有时会要求专门去到有鸽子的地方作喂养。原来,老上师的“鸽子情结”,源自自己转世为玛尔巴大师的儿子达玛多德,因赛马时从马上摔下来遭遇不幸秘密的原因,则是被热译师诛杀所致,后神识附于一只鸽子的身上飞往印度,然后夺舍到一位刚去世小伙子的尸身上再生,在印度继续修行,而成为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中的德普巴的往事,而他老人家对于这些往事,仍然丝毫未忘记掉!

作为弟子,大多数人是不知道老上师这些“秘闻”的。所以有次仁波切在福建龙岩常住时,一位弟子从自己的家中端来一碗鸽肉,要供养给他老人家,结果惹得他老人家“黑”着脸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不说话,吓坏了所有在场的弟子们。

老上师不看重自己是什么“转世活佛”,然而他老人家在晚年时却曾对弟子们说:

“我这世到这个世界上来,主要是为了继承、弘扬白玛邓灯祖师的大圆满教法,尽可能地利益能利益到的有缘众生!”

“我的身口意自两岁被认证为诸古后就是众生的了,只要是众生需要的、对他们有好处的,我就做了,关于我自己的事没有考虑过什么!”

“你们要把‘修’放在第一位,修心、修心、再修心!修持的过程中,发菩提心放在第一位!自己做任何事,因果放在第一位!”

“这个身体差不多的时候就要抛弃了,能留多久是看众生、弟子们的缘分!如果哪天走了,请大家不要过于悲伤……三宝的加持从来没有中断过!祖师、护法一直在看着我们,不要觉得时在时不在!要深心信仰白玛邓灯祖师,我就是一辈子信仰白玛邓灯祖师、修持白玛邓灯祖师的,你们也要和我一样……”

仁波切又深情地回忆说:

“我小的时候,一位喇嘛去世,看着看着就变小了,最后这样(仁波切用手比划)虹化走了!”

这位虹化者,生前只是一位很不起眼、平生仅持虹化祖师祈祷诵为主要功课的普通出家人而已!这活生生的身教,对一个转世灵童心灵的震撼,是超乎常人想象的,可以说是为他树立了终生的榜样。仁波切自己的一生,始终在信仰祖师、祈祷祖师、修持祖师中度过!身边的亲人、弟子们在仁波切身边听他老人家开示得最多的开示也就是:你们时时不要忘记虹化祖师!信仰虹化祖师!多念虹化祖师的祈祷颂!

晚年有次在福建龙岩(1997年秋天到2002年3月8日,期间除了应邀前往法国索甲仁波切的道场列绕林中心,以及美国等地弘扬佛法以外,这段时间都在龙岩安住),通达藏汉语言、门色仁波切的亲弟子堪布觉海喇嘛前来看望仁波切,两人亲切交谈非常愉快,最后,仁波切请堪布给弟子们翻译他的开示:

“大圆满中讲远离烦恼、所知二障的法身普贤王如来,一切轮回、涅槃自然解脱、自然光明。见地上不堕任何有无偏执、修道上无勤也无放逸,不存在造作、刻意有作、无作,诸修自然圆满。果上一切自成,本来成就圆满。这些都是大圆满的本质,也是千佛、一切诸佛的实质。自智菩提心,本来即是如来。但是见不到合格的上师,听不到正法,闻不到经典的话,也就不知道这一道理,因此也就成不了佛。六道所有众生都是迷惑的,唯有脱离无明障蔽,才能尽快进入本明自然解脱的道。”

“上师相应法的关键在于信仰,如何修持圆满上师法呢?五身上师的雪山,如果没有信仰的日光,就无法降下加持的甘露。没有信仰如烧焦的种子是不会发芽结果的。历代许多的大成就者都是依信仰而成佛,而自己特别信仰的佛就是上师,如莲花佛、文殊、观音、金刚萨埵乃至各种忿怒金刚,观想哪一尊都可以。如果实在哪一尊都观想不起来时,就可以观想自己现在的金刚上师。在红教中一般都是观莲花佛,我们现在所讲所修的亦是莲师的观想”。

“……不要忘记虹化祖师白玛邓灯!记得时时要向祖师祈祷!即使你们其他什么都不修,光念祖师祈祷,用一颗至诚、热切的心来呼唤祖师,那么,这样也就等于修持了宁玛巴所有的教法!我自己一辈子也是信仰祖师、祈祷祖师的……祈祷祖师时,流着眼泪呼唤祈请才好。最好你们每个人能念300万遍祖师的祈请。”


虹身成就白玛邓灯尊者祈祷文


贤劫千佛心,  响崖大德知,

现后中救我,  脱轮到菩提!

(此为喜饶俄热仁波切之口译)


嘎绒桑杰登给哦吾涅   贤劫千佛总集心体性,

朗扎这姐下拉索瓦德   祈请郞扎大成就至尊,

得写瓦朵诵拉吐界诵   今生中有来世悲摄受,

踏比弄拉桑巴新几洛   证得解脱正道祈加持!

(此为堪布觉海师父重新之校译)

     虹光大成就尊白玛顿登祖师心咒大公开

     一、嗡阿吽、班杂格汝白玛邓灯扎、萨瓦、斯德帕啦吽阿。

       二、嗡阿吽、班杂格汝、嘉纳、萨瓦、斯德吽。

        bamadd.jpg

新龙县虹化大成就尊者白玛邓灯祖师,乃为藏传佛教史上实修宁玛巴光明心髓大圆满教法,亲证普贤王如来佛陀果位最伟大的近代上师之一。尊者一生,示现了可歌可泣、如同噶举巴中最闻名的实修上师——米拉日巴尊者一样的苦行与成就,大显神通调伏各类有情众,且掘藏出众多殊胜秘密的教法,尤其是将大圆满九乘次第一切精华,浓缩总集为法界中一切上师总集、一切本尊总集、一切空行总集、一切护法财神总集——如此四大部总集的《秘密教敕深法遍虚空自然解脱》之殊胜法门,授记此法门于未来世将广大利益遍布虚空一切如母有情,救拔有情众脱离轮回苦海,速令解脱。白玛灯登尊者不但将大圆满教法传承下来,后继有人,于其传承中不断地涌现出众多大成就者,而且尊者最后示现出虹化身的大成就,即身圆满佛陀果位!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后世追随者中,出现了仅仅持诵尊者亲自吟诵的祈请颂便获得成就乃至虹化大成就者的,亦不乏其人。新龙县涅莫寺1998年举身无余虹化的大成就阿曲尊者,也是经常祈祷白玛邓灯祖师,因而获得无上大加持,即身成就虹化身,诸凡具足信心者,无分男女老幼、贫富贵贱,均可向白玛登灯祖师作祈祷,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念“南无白玛邓灯祖师”,详细方法就是念上面的祈请颂、心咒等,如此必定获得殊胜之加持,速证无上大菩提。



幻化游舞点滴录(二)


十二岁时,喜饶俄热仁波切到鲁木饶寺(白玛邓灯祖师太阳弟子让如多杰创建的道场)学习经典三年,拜则才•多吉邓灯活佛为师。多吉邓灯是一位能随时去到地狱道救度众生的大成就者,他曾在地狱界中多次见到并认识了同样去地狱道救度极苦众生、嘎绒寺的大成就者嘎松旺钦上师,而这两位上师,在现实的人间却因为地域交通的原因,未曾谋面过。喜饶俄热仁波切在多吉邓灯上师前得到了龙萨大圆满的传承及密诀,因此这位殊胜的上师成为了仁波切的根本上师。后来,根本上师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仁波切,这位善良的女子是金刚亥母的化现,但是缘起关系,这位化身母提前圆寂。当时仁波切日夜都投身于恢复康区寺院的工作,无暇顾及佛母的后事,因此先将佛母的遗体和棺木暂时埋下,待后来挖掘出来准备诵经修法时,棺木打开后,只见除了一颗不坏心脏外,其他空空如也任何也没留下!

根本上师多吉邓灯还曾授记仁波切说:“儿啊,你将来的法缘当在汉地,如果你能去五台山找到一位合格的空行化身,就能掘藏出自己的宝藏,度化无量的汉地众生……”后来仁波切的确在五台山找到了这位空行母,但因为这位化身母已经示现了比丘尼的身相,仁波切因此放弃了空行母之化身,也因为此一原因,老上师本来应当发掘出和汉族众生根性相应的大圆满法藏、利益更多汉族众生的因缘没有实现!尽管如此,仁波切还是掘藏出了《度母》、《观音》、《无量光佛》等诸多三根本的伏藏法门,除了传给身边极个别弟子外,对他人甚至一下也没有提起过!正如后来大智者土登尼玛仁波切(即森嘎仁波切,公认为吉美林巴、无畏洲尊者的意化身)对仁波切的弟子们感叹到的:

“你们的师父,他其实也是一位伏藏大师,但他不肯传自己的伏藏法,因为他认为当前时代,不是缺少所修的法,而是法太多了,没有人愿意老老老实实去修的缘故!”

十八岁时,仁波切到木雅日库寺佛学院学习。二十一岁时,应嘎绒寺全体僧众的请求回到嘎绒寺担任住持。二十五岁时,仁波切从新龙疯癫大成道者甲斯阿尼活佛领受了《深法遍空本自解脱》的所有灌顶、传承和讲解。甲斯阿尼活佛的传承来自虹化成就者白玛邓灯的心子喇嘛益喜多杰,喜饶俄热仁波切因此名副其实地成为了此法授记中的根本法主。法主有根本法主、授记法主、愿力法主等,仁波切既是虹化祖师授记到的法主,也是虹化祖师钦点的五大根本法主之一。


续篇:幻化游舞点滴录(三)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