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喜饶俄热仁波切零星传记:幻化游舞点滴录(三)






具恩老上师喜饶俄热仁波切零星传记


——幻化游舞点滴录(三)

 

 


接上一篇:幻化游舞点滴录(一)、(二)



喜绕俄热仁波切在康定日库寺佛学院,依止降央洛则活佛学习显密经典期间,特别修持了文殊为本尊的法门,并做了一些开启文殊智慧的甘露丸,自己享用后智慧激增,学习任何经典论著时一听便明,且能总持心中毫不忘失。佛学院的其他学生们得知其密后,纷纷都来向仁波切求取能开智慧的文殊甘露丸。他们服下后,几乎人人都生起了不可思议的的觉受,有的人升起洞见万法犹如明镜鉴影般的明性觉知力,有的人忽然明白了过去无论如何思维学习,脑筋都转不过弯、掌握不了的经典论著中的深奥之义。至于一般觉受的人,记忆和理解力获得增长,内心中生起了对于佛法猛烈的求知欲。

 

ane.jpg青年时期的仁波切,除了依止新龙掘藏大师阿尼活佛(右图)、则泽多吉邓灯大成就者为根本上师外,还师从喇嘛晋美多吉、敏林堪钦仁波切、居钦仁波切、曲吉多吉仁波切、钦色洛仁波切、措普多洛仁波切、娘巴德威尼玛仁波切等各教派大德处习经,接受灌顶,闻思修学,得到了包括心髓大圆满教法在内,以及藏区宁玛、噶举、萨迦、格鲁四大教派中的诸多灌顶、传承以及密诀。

 

有一次,仁波切深情地对身边的几位汉族弟子们讲述道:

 

“那时我十八岁,正准备去拜布玛拉牟扎(印度五百班智达之首无垢友尊者)的百年真身——辽西遍知堪布阿格旺波为师时,却传来了上师刚刚圆寂的消息……后来他的转世松吉泽仁活佛来康定时,我祈请他说:‘您从前是遍知阿格旺波时,我就想拜您为师,但缘分没有成熟,现在终于能如愿以偿了,您与大全知龙钦巴大师无二无别……’这样我就在他那里求得了龙钦宁体的口耳传承,成为了我的根本上师……”

 

晚年在成都弘法的一天,松吉泽仁仁波切恰好也到了成都。有弟子刚从松吉泽仁仁波切住处求法后,又来拜望老上师喜绕俄热仁波切,他们把刚刚求到的松吉泽仁仁波切法照呈给仁波切看。八十高龄的老上师接过法照,立即双手合十、恭恭敬敬地将照片捧至头顶!令在场的弟子们无不为之感动,对老上师生起了殷重的敬信之心。

 

就这样,仁波切的一生,尽管身为专门弘扬虹化大成就尊者白玛邓灯祖师——《遍空自然解脱》此一传承法脉中的法主上师,但是他却同时继承了康区先贤大德蒋扬钦则旺波、贡珠银登嘉措仁波切所倡导发起的宗派融合运动——利美运动之精神,对萨迦、噶举、格鲁、宁玛之善知识,不分教派,以之诚信而为依止。

 

1943年,如同白玛邓灯祖师、米拉日巴尊者幼年时期遭遇无理欺凌一样,当地的土司等人不仅以种种方式抢夺喜饶俄热仁波切家中财产,且以种种手段不断排斥、加害仁波切。仁波切深深体验到世事无常、轮回是苦的同时,对造大恶业而不自知的愚痴众生心生悲悯,决意离开家乡,拟赴内地峨眉山、五台山、鸡足山等佛教圣地修行。

 

1946年,仁波切来到甘孜则泽牧场,在根本上师多吉邓灯大师修行过的地方禅修了一段时间,之后到达康定。在康定,仁波切拜访了西康省主席刘文辉,并赠送了一尊佛像给他。刘主席给仁波切供奉了12包茶叶。按照根本上师多吉邓灯仁波切的指点,仁波切暂时放弃了去五台山的计划,从康定赴西昌辗转到云南大理传法,最后赴鸡足山修行。

 

nmjpg.jpg甘孜出发前,根本上师大成就者多吉邓灯上师(左图)曾对仁波切说:“路上你会遇到印度的大成就者咕咕利巴尊者,但是否能认出来就看你的缘分了!”

 

咕咕利巴尊者乃为印度八十位大成就者之一,常年与五百只狗长住,被玛尔巴上师赞叹为狗大师。仁波切离开康定不久,路上遇到一位喂养了很多狗的长者,老人见到仁波切非常亲切,双方聊了一阵之后告别。出发后的路途中,仁波切突然意识到老人应该就是根本上师所讲到的大成就者,于是急忙返回原地寻找,老人和狗了无踪影,仔细询问了周边附近的百姓,都对其所描述的老人全然不见不闻不知!巧遇传奇大成就者却未能及时认出,颇为遗憾!

 

在鸡足山,仁波切根据根本上师多吉邓灯活佛的要求,为了消弭刀兵灾祸而兴建了一座菩提塔。以此为缘起,整个中甸地区后来基本和平解放,避免了战争的灾祸。

 

根本上师多吉邓灯还曾要求仁波切到了汉地之后,每到一地,都要修持白玛邓灯祖师掘藏教法中的深密超度之法——《深法遍空自然解脱·超度六道三界自解》,救度极苦众生,尤其是那些饱受战争苦难、并在战争中失去性命的可怜众生。仁波切后来开示弟子们说到:“在战争中死去的众生,因为不同于正常人的死亡,他们的中阴身恒常遭受饥渴、寒冷、热恼以及恐惧迷乱幻相的折磨,倍感难以忍受的痛苦!多杰邓灯活佛观察到汉地经年不息的战争带给众生们的沉重苦难,所以要求我所到之处,切莫忘记了超拔那些可怜的众生!”

 

仁波切初到中甸,时值当地遭遇严重大旱。当地藏民听说来了一位大活佛,于是纷纷前来求雨,仁波切答应试试。结果此话一传十、十传百,竟然变为七天后活佛将加持降雨。祈雨会供本来需要准备特殊的食子,但当地条件有限,一时难以准备这样的食子。为了不使百姓信众失望,仁波切临时用一些替代物进行祈雨会供。法事仪轨结束后,当地普降甘露。此后,仁波切在当地百姓中声望日隆,但是因采用了一些不洁的替代物,仁波切也为此大病了一场。

 

在云南迪钦地区修行时,仁波切观察缘起,发现本地将出现一很大的违缘灾难,必须马上修持狮面佛母的仪轨,然而当时不要说找到相应的仪轨,就连法本名字听到过的也都没有。仁波切当下安住于甚深大圆满的光明本性中,随即从实相本来面目的意境中取出了一套完整的心意伏藏,其中包含了全部狮面佛母的修轨,这应该也是仁波切此生中首次取出来心意伏藏之法门!

 

一次,从云南梅岭雪山下路过一特定地段时,仁波切忽然对随行的亲戚、翻译以及弟子们说,在他的境界中,大地之上全部都是黄金!当时的翻译和亲戚们都认为这是仁波切很随意的感慨,并没有当真。然后其中一位具信弟子,悄悄从地上捡起一些石头放回怀中保存。回到住所之后,这位弟子取出怀中的石头,发现所有的石头竟然全都是真正的黄金!



接下篇:喜饶俄热仁波切零星传记:幻化游舞点滴录(四)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