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喜饶俄热仁波切零星传记(五)



具恩老上师喜饶俄热仁波切零星传记

——幻化游舞点滴录(五)

——此篇摘自《伏藏大师喜绕俄热仁波切略传》

 

接上篇:喜饶俄热仁波切零星传记:幻化游舞点滴录(四)


1978年,喜绕俄热仁波切得到平反昭雪。此时“十年动乱”刚结束,人们对变幻无常的政治风云心有余悸,宗教仍被视为禁区,整个康区还无人敢公开穿僧服。一向深居简出的仁波切,在恢复职务后的一天,突然开始穿起僧服上街,有意在闹市区散步,成为唯一穿僧服的人。身材高大魁梧的仁波切身着僧服走在人流中格外引人注目,同道师友见此情景都有些紧张,为他担忧。一连几天,仁波切都穿着僧服缓步行走在康定人流如织的大街上,仁波切就是这样身体力行、率先垂范、敢为人先地落实国家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

 

没多久,身为甘孜州政协副主席的喜饶俄热仁波切身着僧服在康定逛街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康区,许多喇嘛活佛也开始效仿仁波切,公开穿僧服的出家人越来越多了,为以后在全州宗教领域肃清“左”的思想和贯彻落实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1980年四川省开始了开启藏文化复苏之门的统一行动。1981年,四川省民族事务委员会会同省文化局委托甘孜州政协副主席喜饶俄热仁波切牵头,抽调原四川省民族研究所研究员、康定日库寺活佛曲吉降村,甘孜州文化馆馆员扎西次仁,组成四川省藏文化古籍抢救征集小组,率先在甘孜藏族自治州启动这项伟大的文化抢救工程。抢救小组首先到的是德格县八邦寺。此时的八邦寺早已被乡政府所属单位占据。寺院大殿驻有贸易小组和卫生院;印经院则变成了乡粮站。组长喜饶俄热仁波切告诉同行的小组成员,八邦寺是藏传佛教噶玛噶举在康区的主寺,其地位仅次于西藏楚布寺,其所属印经院收藏有大量藏文化经典印版,可惜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印经院经过特殊处理的印版被人用于冬天生火取暖,白白的烧毁了不少印版。一开始尽管抢救小组反复宣讲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宣讲抢救藏文典籍、保护民族文化遗产的重要意义,动员群众捐献收藏的典籍、印版、宗教文物,但是因为群众的疑虑难消,响应者寥寥无几。

 

喜饶俄热仁波切主动拜访了八邦寺德高望重的老画师通拉泽旺,在仁波切真诚而热情的动员下,这位从不轻易出门的八十岁的老画师终于兴冲冲地出门参加群众大会,向群众激动地说:“朝阳出山了,布谷鸟叫了,我们藏民族文化复苏的日子到了,快把我们珍藏的宝贝献出来吧!”于是短短几天,群众就踊跃捐献出了珍藏的二万多块印版。

 

一次,仁波切在德格扎科满金寺附近,和才登多杰等多人一起走的时候,突然叫大家停下来,指着一处开阔的草地,叫大家挖掘。很快从地下挖出一尊有一掌高的绿度母像,仁波切就将其赐予满金寺,并说,你们的寺庙会恢复,这个就留给你们,对寺庙和当地百姓都会有很大的利益。这是仁波切当众取伏藏品的事迹。

 

在德格麦宿区,抢救小组通过老藏医洛仁彭错发动群众,陆陆续续地将珍藏的原宗萨寺的典籍、各类文物捐献出来。消息传到邻县白玉县丁龙村后,村民普布泽仁闻讯连夜从村里赶到麦宿区,将自己埋藏在山里的十三函“钦则文集“交到抢救征集小组手上。

 

抢救征集小组又马不停蹄地来到竹庆寺。有白玛仁增创建于1685年的竹庆寺与它相邻的协庆寺都是宁玛巴六大禅林之一。竹庆寺因熙日森佛学院著名而蜚声海内外。在文革中,这二座寺院都已被夷为平地。当他们来到此地,看见的是满目疮痍的寺院废墟。当地僧俗对他们仇视、猜忌、怀疑等各种心态都有。喜饶俄热仁波切带领小组成员走访白玛格桑活佛等竹庆寺活佛,通过他们发动群众,打消各种顾虑,顺利地开展工作。

 

一次,仁波切去竹庆寺和竹庆寺法王、土登尼玛仁波切、曲吉降称活佛等一起朝拜多钦则益喜多杰仁波切修愤怒文殊的闭关洞,仁波切请人将酥油涂在岩壁上,然后用手指在石头上写下了愤怒文殊的心咒。此后竹庆法王说,这是很殊胜的圣迹。现在人们还可以清楚地看到。

 

离开竹庆、协庆,抢救征集小组经浪多、温拖过雅砻江,从年古顺江而下,经中扎科、扎科乡到甘孜,完成了德格县的抢救征集工作。抢救藏文古籍工作中,经常会遇到受“极左”思潮影响的基层干部对于藏族文化遗产抢救工作意义不理解、不配合、不支持。比如在白玉河坡区,就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当时很多区领导都不理解,消极对待。后来经时任德格县长的周长庚出面协调,工作才得以顺利开展,类似情况时常发生。

 

白玉县噶陀寺是藏历第三胜生土兔年(公元1159年)由宁玛巴高僧噶当巴德西创建的一座宁玛巴古寺。这座寺院历史上巍峨壮观,修行成就者众多。可惜在文革中遭到了灭顶之灾,寺院成了一片废墟。通过区乡领导的帮助,抢救征集小组在寺院遗址上搭起帐篷,十里八乡的群众闻讯纷纷赶来。河坡公社革委会主任细洛带领群众投工投料参加义务修建文物保管室。八十余岁的老木匠夏麦降巴也主动上山来参加劳动。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一座建筑面积为164.16平方米的文物保管室在噶陀寺原址上建起。群众捐献的印版、典籍、各类文物就地保管,满足了群众的愿望,保护了珍贵的佛教文物。

 

“文革”一开始,白玉县萨玛乡的百姓连夜将扎玛寺印经院的印版秘密转移,藏匿在一处悬崖上的闭关洞里,并将进洞的羊肠小径毁掉,全村集体发誓保守秘密。十几年来当地乡干部全然不知道这一秘密。但这一“绝密”消息却有人早就悄悄的通过秘密通道,传递给他们信任的喜饶俄热仁波切了。当仁波切他们来到萨玛村时,全村几乎倾巢出动,边修路边攀援爬入修行洞,将洞中整齐地叠放着的近万块印版搬运回寺。由于修行洞在悬崖峭壁之上,十分干燥,、隐蔽,印版保存完好。“十年动乱”是中华文明的一场浩劫,藏文化也在劫难逃。但是 ,藏族百姓充分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进行了各种坚决的斗争。新龙县皮擦乡呷德村的百姓为了避免造反派的破坏,将当地印版搬迁转移了18次,最后藏匿在夹壁墙里,躲过了一劫。

 

新龙县俄日寺僧众为了保护一尊300多年历史的彩塑莲花生仁波切像,“文革“的风一吹来,便立即在这尊塑像前砌上一堵墙,使其免遭破坏。喜饶俄热仁波切一行抵达该寺后,仅几天功夫,群众就将自己珍藏的2045块印版,典籍36函,唐卡30幅,铜塑佛像15尊捐赠出来。僧众将这堵砌了十多年的墙拆除,让莲花生仁波切接受信众的礼拜。

 

1981年3月—12月,四川省藏族古籍抢救征集小组在喜饶俄热仁波切的带领下,历时近9个月,爬山涉水,风餐露宿,不辞辛劳,奔赴德格、白玉、甘孜、新龙四县25个乡,开展抢救征集工作,取得了显著成绩。

 

据不完全统计,他们初步征集了印版154778块,典籍12314函,以及大量其他各类名族宗教文物。典籍中有大量的手抄本,其中不少是珍本、孤本。为妥善保管好这批珍贵的文化遗产,根据群众意愿,四川省藏文化古籍抢救征集小组本着就地封存,登记造册的原则,与地方党委、群众协商,在寺院原址动员群众投工投劳,兴建了45处文物保管室,经群众民主选举产生了105名责任心强,在群众中有一定威望的义务保管员。对于踊跃捐赠典籍、印版以及其它民族宗教文物,表现突出的村民,他们以四川省藏文古籍抢救征集小组的名义颁发了印有藏汉二种文字,加盖有四川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和四川省文化局大红印章的奖状。并给予了一定的物质奖励。群众对此十分满意。

 

1981年8月,党中央发布《关于整理我国古籍的指示》,强调“把祖国宝贵的文化遗产继承下来,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关系到子孙后代的工作”。以后又恢复了国务院古籍出版规划小组,决定由时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的李一氓主持这项工作。从此,全国性的抢救古籍工作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了。可以说喜饶俄热仁波切他们开启了全国藏区抢救征集藏文古籍的先河,落实了党的宗教政策,抢救保护了藏族文化遗产,恢复了寺院,满足了信教群众的需要。

 

1982年,仁波切前往拉萨、桑耶寺、次仁迵、扎什伦布、萨迦等地朝拜。同年,甘孜州根据中央和省里安排部署,成立“格萨尔工作小组”。州文化部门根据喜饶俄热仁波切在群众中的声望,聘请他担任顾问。仁波切利用深入基层调研的机会,征集了多部《格萨尔王传》手抄本。以此贡献,仁波切受到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四家单位的联合表彰。在此期间,仁波切取出了多部格萨尔王的护法仪轨、烟供仪轨、招福仪轨等意伏藏法。

 

1982年甘孜州开始落实党的民族宗教政策,逐步恢复被毁的寺院。仁波切得到了州政府下拨的第一笔维修寺院的资金时,嘎绒寺僧众非常高兴,都以为嘎绒寺终于可以动工维修了。却不料仁波切将这笔资金投入到白玉噶陀寺的维修中了,寺庙很多僧人心里想不通。噶陀寺是宁玛巴传承六大金刚道场中最著名的,是康定区的宁玛巴祖寺之一。八百多年来,该寺曾出现过十万多虹化成就者,声誉卓著。白玛邓灯尊者就是授记中的噶陀十万虹身成就者中的最后一位。仁波切舍本寺不顾,而先恢复噶陀寺,自有其深意。后来人们看到宁玛巴母寺噶陀寺恢复之后发展迅速,成千上万的僧众汇聚噶陀寺,振兴了康区宁玛巴的讲修事业时,大家才理解了仁波切的远见卓识和无私的胸怀,对仁波切倍加敬仰。

 

仁波切在恢复噶陀寺期间,曾掘藏出迦叶佛的舍利,这些舍利子一部分被装藏在具加持力的佛像、佛塔中,一部分则被高僧大德们迎请珍藏供奉。

 

仁波切还曾告诉身边弟子们说:“我在噶陀恢复寺院期间,有天忽然见到天空中飞来一架圆形、你们汉人叫做‘飞碟’的飞行物,降临在噶陀寺的一座山坡上,飞行物放射出巨大的光明,我招呼大家都来看,大家也都看到了,其实他们来自香巴拉净土。”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