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空(假)必依实”的举例说明及再释




禅堂问答录:

——“空(假)必依实”的举例说明及再释


2014年8月  古月禅堂录音整理

 

 

问:师父为我们解释了“假必依实”的理论观点,是否还可以举实例而为说明?以便我们更容易明白!

 


师答:

 

好比“古月禅堂”一法。首先讲,没有闻思过佛法的人,一点也没有接触过佛法智慧的人,他们便定会把“古月禅堂”,执取为世俗中真实存在、真实实有的一法!


 

为什么他们会把“古月禅堂”,坚定地执取为世俗世界中真实有、实在有的一法呢?我们看世俗里头的人们一般都会说眼见为实啊,但是佛法却告诉我们,任何一法,在没有经过如实分析之前,你所见到的,很可能仅仅只是根、尘合和的欺骗相、非真实相也。


 

或者讲,对于那些缺乏觉知智慧的世俗人,心性或者真理,暂时被世俗迷惑假相包装起来、蒙蔽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当然就会执取并认同“古月禅堂”,真真实实是此世界中恒常、唯一、独立自主等实有自性的一法。

 


“古月禅堂”到底是不是实有的一法呢?在未经观察之前好像是的,那么现在我们便来分析:观察所谓的古月禅堂,它是由土、木、砖、石、钢筋、水泥、禅凳、坐垫……以及一个个的出家师父、在家信众的暂时聚合,再加上其它诸多所有的设施装备——条件因缘、合和为相而成的!“古月禅堂”既然建立在种种因缘、种种条件的合和之相,那么大家便于“古月禅堂”中,找不到一个恒常不变,找不到一个独立自主,找不到一个唯一自性所谓古月禅堂的本质来啊!

 


离开了构成古月禅堂的因缘条件——土、木、砖、石以及一个个出家师父、在家弟子信众,以及禅堂中的其它种种设施、方便装备,乃至行香、坐香、课诵、共住等方面的种种清规制度之外,“古月禅堂”此法又何能存在、何以成立呢?


 

经过这样如理作意的观察、分析后,便知“古月禅堂”此法,是依了种种的因缘合和相而显现出来的,而因缘的合和相,又是依了头脑中——心意的概念而安立出来的。也就是说,被诸多因缘和合之假相蒙蔽起来的头脑,便在众缘和合的相貌上,建立起一个仅仅只存在于心意中的、无常不稳定的、非实有做不得主的“概念之法”——如“古月禅堂”。


 

这样观察之后,就会了见到所谓的“古月禅堂”,实在是一个不可得的、概念上的假有之法,无有自性故,假名无实之法。

 


到这里,我们大约已能明白 “古月禅堂”仅是假有的一法,依原始佛教、上座部以及一切有部的观点,好比世人可以从芝麻中提炼出芝麻油来一样,他们也认为可以自世俗谛中提炼出究竟的胜义谛—— “古月禅堂”虽然只是存在于世俗现象中的概念法、非实法,但是和合成古月禅堂此一假法最极不可分的最小单位、最终存在,却是真实不虚、实有自性的!此最极不可分的单位,有部中说乃是连阿罗汉的天眼都见不到的零虚空,如果将七个最小的单位因缘和合起来,便能被阿罗汉的天眼见到了。

 


再举“森林”为例:森林是“假有”的概念之法,因为森林实际上是由一棵棵的树组成的,离开了一棵棵的树,怎么会形成森林的概念呢?所以森林乃是一个不可得的假有之法。然而有部中的行者,运用析假见实的方法一观察:最后分析到构成森林的每一棵树、构成树的每一个最小单位,却是真实自性有的呢!

 


以上举例解释到的,便是典型小乘有部中“假必依实”的根本主张也!

 


所谓 “假必依实”,其实就是有所保留的空,有所保留的无我!对于有所保留的空、有所保留的无我境界,安立一个比较正规、比较学术化一点名词的话,就叫做“诸法假实”或者“假实说”。

 


对于无我之主张、空之主张,要先分别所有的万法,哪些法是实有的?哪些是非实有的?他必定要依假实论,方能分析、分别出此法,到底是假有呢还是实有呢?由此才能安立各自的世俗谛和胜义谛;要在空之自性外,安立不空的自性,这就是假(空)必依实的意思。

 

佛法中以能证得“无我”智慧、洞见“无我”智慧故,所以能灭诸苦和烦恼;一切有情于无我中见我——于世俗法中见有“恒常、唯一、独立自主”的自性,由此陷于颠倒妄想、诸受皆苦以及迷惑为其自性的轮回中!

 


闻思修持一切佛法,到底能不能起到解决烦恼的作用呢?到底能不能起到灭苦的作用呢?归纳到一个七寸的要害之点上,那就看你的见修,是否能够真的和“无我”或者“空”相应!

 


佛法要无我,世间之人却都要牢牢抓住一个我,“我烦恼、我受苦,我开心、我高兴,我要怎么样、我不要怎么样……”一切都围绕着“我”转,“我”是生死轮回的主体、烦恼的主体、受苦受难的主体,灭“我”则灭苦、灭烦恼、灭受苦受难、灭生死轮回……

 


之前共修时,我们还举过其他一些例子,用小乘中析法证空的方法,比如一朵花,如何破除一朵“花”的真实存在、一朵“花”的实有执着呢?

 


一朵花和一个人一样,乃至男人、女人、年轻人、老年人等等,你只要用析法将其分解,之前他(她、它)们看似能存在的自性便不见了,没有了,例如一朵花拆析为瓣后,花的恒常自性、唯一自性、独立自主等实有的自性,便全都不见了。

 


又比方讲到“禅心”此人,没经分析之前,禅心似乎是实实在在的人我一法,然而经过如理观察后,了见到所谓的禅心,不过暂籍地、水、火、风四大因缘和合而有,用现代生物学里头的话讲,禅心此我不过就是百分之七十的水,再加上其他百分之三十诸如蛋白质、脂肪、核糖核酸、碳水化合物和少量矿物质的因缘和合,若把这些因缘拆分了后,之前禅心的恒常自性、实有自性不就没有了吗?这就证明了所谓的“禅心这个人我”的存在,只是依靠了观察者的头脑而存在的,依靠了头脑中的概念而存在的。

 


其他一切人我,所谓的男人、女人、老人、少年、婴儿等等,仅仅都只是世俗境界中,缺乏任何真理洞见、实相智慧的观念以及概念的表达之方式。

 


于是阿毗昙、也就是阿毗达摩(一切有部)中,便把这种没有经过分析的所有现象诸法,安立为世俗谛,世俗谛是假、是空。

 


假如再把一朵“花”继续分下去,把“禅心此人”继续分下去,分到不可再分的最后,于是便得到一个不可再分的究竟单位,这个不可再分的单位,就是万法的本体,万法的究竟实体与最终实质——不空实有之自性,于是这个就是“假实而有自性”、“基于实有自性而存在的”的、“假实”而出来的“究竟法、胜义谛”啦!

 

 

注:以上由录音整理成的文字,因为未经释禅心师父本人的最终审校,若发现有错误,将另行更正之。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