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佛法分宗裂派的原因、佛弟子如何摸着根本门路修学等




1492617763868520.jpg



禅堂问答录:

——略答佛法分宗裂派的原因

——佛弟子如何摸着根本门路修学等


2014年8月  古月禅堂录音整理



问:


请教师父您:为什么在一切有部之后,又分裂出那么多的不同部派佛法?乃至后来出现的大乘佛法?宗派多不就是分裂多吗?这样岂不是让那些本来连门路都摸不着的初学者,人人眼花缭乱而无所适从了吗?不是让我们觉得更加路途分歧、无从措足了吗?我们应当追随哪一个宗派、应该如何把握根本去做修学?为什么古往今来的高僧大德们,不搞个大统一、大整合的法门来让我们依之修学呢?




师云:


以上是***居士昨晚古月禅堂共修后,又打来电话问到的问题。禅心这里想说:莫讲初学佛法的人,就是接触佛法数十年,尚还摸不着门路的,恐怕依然大有人在吧!



前一阵子也有一位居士给禅心留言,望着佛法里头的每一宗都好殊胜,都想修学,譬如:他听人讲禅宗能明心见性,于是跟着参禅;过了几天,忽闻念佛简易,三根普被,于是弃禅念佛;再过了一段时间,又听到密宗神异,咒语真言,功德利益不可思议,于是跟着大家争相顶礼膜拜活佛喇嘛仁波切……



这样多少年下来后,这里头的人,渐渐就有索然无味、退了初心的;渐渐便有佛门里头到处跑道场、赶热闹了的;渐渐便有变成了口头禅,变成了佛门内的油条、教油子了的;当然,更有知难而进,仍然到处求索不懈、始终精进如一的。



学佛如若已然摸着了大门、撞见了正路的人,则他参禅也是,念佛也是,持咒也是,顶礼、讽诵、绕行,乃至穿衣吃饭、举手动足,百姓日用处处莫不都是,不过要能做到这里,着实也不容易,当知到了这里的行者,定是悟得自心根本,而能会得大用本来流通、妙用流通本来无碍者。



学佛多年仍摸不着门路的人,多半是当初发心,只是凭着一股子热切的信心、欲乐的信心来学佛学法的。



当我们的信心没有提升到明理的“胜解信”,对于三乘佛法的要领,大小乘各宗的概要,判教上不明,脉络上不清,纲宗与因、道、果上理不清一个头绪时;当我们学佛的基础、修持的信心,只是建立在到处听一些、看一些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讲法上,甚至仅仅建立在一些“鸡汤”中,自己从无实修,或者实修后没有获得正受等等,这样多少年下来,仍然在摇摆不定、道心不稳的状态中!



这就正如经典中讲到的:“有信无解增长无明,有解无信增长邪见,信解圆通方为行之本”也!



古月禅堂有时也为大家聊聊三乘佛法的历史,学佛者有必要了解下佛法的演变历史……



沿着历史的脉络,考察全部佛教佛法的传承史、传播史、弘扬史,那么我们大约可以看到,所有的源头,都可以上溯到古印度原始佛教时期,由各长老们领导的僧团和教法;然后从这最原始、最基础的僧团及教法中,分裂出以长老们的意见,以长老们的主张为首、为核心的上座部,以及由其他更多僧众们为主张的大众部。



上座部、大众部这两大根本部既成后,进一步又分裂出十八个各有主张的小乘部派;再后来又出现空、有之辩的般若中观学派、法相唯识学派。



唯识和中观这两个大乘学派,唯识宗论有,所以讲法相有的唯识,实际而言,便是从小乘一切有部演变而来的;般若中观谈空,而大众部越来越倾向于万法皆空,所以般若中观,大家就认为是从大众部中脱颖而出的。



也就是讲,全部的佛法,由最初的、原本一味和合的教义及僧团,逐渐分裂为部派,进而形成为大乘各宗各派,此中经历了数百年、上千年的传播与发展时期,那么后来人的最大观感之一,恐怕就是“大乘”佛法和“小乘”原始佛教的分道扬镳了,两者之间,历史性的分道扬镳了!



原始佛教就像一粒种子,种子在适合它生长的其他土壤中生根发芽,并且茁壮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这就是大乘佛教的兴起!尽管有不少人排斥大乘佛教,然而不可否认的,大乘佛教的确是由原始佛教的这粒种子破壳而出、成长出来的大树。



佛法传到中国后,分宗演派、各立门庭的倾向和劲头一点也不比古印度人少。



当然,佛法传来中国后,到了隋唐时期,十三宗的门庭和法门都已完备、大成,且各有各的不共内容、不共特质!



要知道印度和中国,自古都是泱泱大国啊!先不讲印度,单说我们中国,从地域上看有大江南北之分,文化熏陶上观察有儒释道的不同,人群中分则有智愚贤劣等高低的不等,兴趣上讲萝卜白菜各有所爱,阳春白雪、下里巴人迥然不同,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这就像《杂阿含经》中的记载,佛陀有多次这样问阿难:



“你看那一边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一边的又是些什么人?”



佛陀在世的时候,只要佛陀不说法,大家不聚集一起修行的其他时间,上座弟子们和一般的僧众弟子们,也是东一群、西一堆地,各自聚集一起或经行、或论道的也!



阿难老老实实地回答佛陀说:



“佛陀啊,那边的,是以大迦叶为首的一群弟子,他们经常在一起论道的!这边的,是以优波离为首的,他们也经常聚集在一起的!”



佛陀又进一步地提问阿难:



“阿难啊,你看他们一群一群地聚集在一起,并没有谁为他们做安排就这么自然了,这是什么道理呢?”



阿难依然很老实地回答佛陀不明白何以故。



佛陀于是解释说:



“以大迦叶为首的那群弟子,都是修头陀苦行的。凡是喜欢修头陀行、一切皆是欲知足,不畜余物的比丘,都爱围绕在大迦叶的身边;凡是以戒律为重、通达戒律的众多比丘,就都跟在优波离的左右了;



凡是擅长议论、善说诸法、分别诸经义理的那部分弟子,都很开心跟着迦旃延的前后;你看目犍连为首的那一群,都是有神通大力、神通无碍的弟子!



凡是常常跟随在提婆达多身边的,都是习气恶行、贡高我慢的哦!


阿难啊,平常跟随你一起的,都是些什么人呢?”



“佛陀啊,愿意跟我来往的比丘,都是喜欢听经闻法者,只要有佛法可闻有经可说,他们总是愿乐欲闻!”——阿难回答说。



佛陀和阿难的对话,说明了在原始佛教的僧团中,就已出现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分系现象;那么,后世出现了那么多的分派、分宗,这就一点也不奇怪、自然而必然的了!



佛法中出现那么多的分宗及立派,这是适应不同土壤、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根器者的必然,历史的必然、无法阻挡的!



所以我辈后学啊,无须害怕那么多的主张和讲法,而要善于面对、接受这种必然,然后方能泰然自若地,将自己融入到佛法的各宗里头去,锻炼自己于宗派林立的佛法大海中游刃自如的能力,这在理顺脉络、把握要领后,也没有什么难的。



接下来,我们再来观察一切的佛法,是否能于所有的宗派中,能找到一条大家都认可、都遵守的共同而核心的纲领,可以贯穿、印证整个三乘佛法修持之道的呢?



佛陀开演的一代时教,无论它是小乘或是大乘,乃至金刚乘,无论它出现多少宗多少派,佛法之所以区别于其他所有的外道,之所以能解脱生死轮回中的苦恼,你的心中,首先要极为鲜明地了知、确知一点的就是:所有佛法诸宗的禅修,归纳起来,都是为了“摧毁两种我执,证得两种空境”而已!



这两种执着,不就是“人我的执着”和“法我的执着”吗?这两种空境,不就是“人无我的人我空”与“法无我的法我空”吗?



假若你的修持和体验,始终都是围绕着是否摧毁这两种执着、是否证得这两种无我空境上进行,那么这样的修持,便是有效的修行,能有效地从根本上熄灭烦恼的修行,及能有效地净除痛苦、体证无我解脱的修行。



明白了根本要领之后,我们再来观察佛教中的诸宗各派,那就不难明白:各宗各派之所以出现不同的主张以及修持之道,实在是由于各宗各派的祖师大德们,由于他们自己在实践两种无我之道时,所领悟到的两种无我之道、所证得的两种无我之果,出现了境界深浅等层面上的不同,理所当然地,也就出现了各自的主张有所不同,立论观点上有所差别等等。



当然,我们也可以说,诸宗立论和引导上的差别,却是佛陀一音说法之时,众生随类得解之后,因为众生根器各各不同,因缘、根器都有差别,自然也就出现了领悟上的不同、证悟上的不同等情况。



因此我们这些后来的学佛者,常随佛法的随学者,应该从内心里头庆幸一下:正因为佛陀一音演说的教法,出现了诸多差别上的讲解和主张,所以不同根器、不同素质、不同因缘的任何众生,都能于佛法的大海中,舀出一瓢适合自己口味、跟自己相应的法门!



一切的差别主张,实际上都可以归纳为一个要点:所有的诸宗,统统都是为了破除我执和法执;之所以出现了了义和不了义、究竟与不究竟、圆满不圆满等判教上的高低差别,有一个很重要、很根本的原因,我们可以这样来观察一下:各宗在破除人我、法我的执取后,于所证得的二无我、无自性的空之外,还保留有多少实有自性的?空后还有多少不空?空义是否彻底、是否中道的问题!



从原始佛法到部派佛法,从部派佛法到大乘佛法,由小乘进入大乘,又从大乘进入秘密金刚乘,之所以出现判教上的高低差别、究竟圆满与否的差别——讲经部胜于有部,唯识胜于经部、大众部;之后中观胜于唯识;而以佛性、如来藏为基础的天台、华严、禅宗、大手印、大圆满又胜于普通的般若中观等等。


几句话来概括的话,上上系列的宗见和法门,必定胜于下下次第;上上次第可以概括下下次第、了知下下次第,但下下次第绝不能概括、了知上上次第!全都是这一原因。次第越下的,它所抉择出来的无我或者空有之间的关系就越粗,越不彻底与有所保留或者执着。



三乘佛法的道次第中,上乘的佛法可以摄尽下乘之理,但下乘却不能包括上乘之理,这点必须要了知清楚,例如菩萨乘可以摄尽声闻、缘觉的四谛、十二因缘之法门,金刚乘又可以摄尽大乘菩萨道和声闻缘觉的所有之理,但声闻者却无法含摄比它高的缘觉辟支佛,更不能包含大乘菩萨乃至金刚乘之理。



完了再补充一点:刚才我们说到中观胜于唯识,但是若从佛陀三转法轮的次第而言,从《解深密经》中,依据佛陀亲口所说的“圣言量”而言,唯识却又是胜于般若中观的!然而这点呢,大约又要依于无为唯识——也就是佛性如来藏的观点方能成立,各宗各派对此有很多扯不完的诤论跟辩论,这里我们先暂且放过、不讲也罢了。





注:以上由录音整理成的文字,因为未经释禅心师父本人的最终审校,若发现有错误,将另行更正之。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