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若非铁骨铮铮,难入我宗法门




若非铁骨铮铮,难入我宗法门



2017.3.17

释禅心师父回复**居


学佛修持,第一要跟随师承,法门无量,而师承则各异,门门师家,必有自家接人之手段或者教育法。宗下弟子,不必批教,有所批者,实乃自宗中不老实,不随自宗踏实心行,却又学他教下,逐言逐语,堕于思维情识之弟子众也!若宗如此,又如何能假名为“宗”?何不直接改宗为“教”呢?

 

而教下追随者,亦大不可批宗。自古宗、教二家在见地(认识论)、修持(方法论)上了然迥异,达摩西来,并无开班讲课,广述广释经典,岂非明证?然而,对于有愿依教下作闻思渐修者,亦听之任之或随喜之!

 

如以教下“证体后方可起用”等等推理,批宗中之见行,实贻笑大方了!不知宗门中师,指示弟子,即使未悟,何尝断过大用流通?你目前耳之闻、眼之见、身之触、语之声、意之发,手之伸缩、脚之搬运,乃至百姓日用一切处,何尝不是大用流通?何须更待证体之后,方起耳之闻、眼之见、身之触、语之声、意之发、手之伸缩、脚之搬运?此见当下便要见得,且一见永见,更不历次第,世人何时又曾见到过宗门中诸祖师,如教下一般为自宗中建立过判教以及道次第的?

 

关于灭法及传承,教下之灭,实更速于宗也!你不见古来华严、天台、三论、唯识,皆都早早断了传承?有的教下,不过传了三、五传,便绝了法脉,所以后世学人,多少全凭自己看经看论自学的也。反观禅宗,倒是代代相传,乃至传到近世虚云老和尚,其时久远,法脉流长,辈有人出,无不远胜他宗也!

 

另外,凡实践宗门中悟道或者了生脱死者,远远胜出汉传各宗各派中的任何一宗,你若有心研究佛教史籍,对照各宗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所有高僧大德,居士人物等,便可轻而易举知此无谬,此第一也;第二者,后世禅门虽然衰落,且先不论原因(原因禅心曾谈过不少),然门下悟道者,代代不缺,却鲜有听说后世教下如研修唯识者、华严者、天台者、三论者等中,虽研究学习者众,学者人才者众,然而甚至连一位悟道、成就的,都未曾听过者也!


1504768492421784-11.png 若非铁骨铮铮,难入我宗法门!宗门行持,师传弟子,上来总要使他绝言绝思,截断心中一切善恶念头,此重在回光荐取,顿悟顿得,盖天盖地,更不待第二念,又在大圆满的修持中,这便称之为入定智慧之见地,学者于心路断绝、无处可寻、无处可觅之一刹那,一旦豁然,方知此事,无始以来早本如此之现成,更不假添修,此后唯一之行持,从前百姓日用,现在仍然百姓日用,随波逐流而已也。

 

禅堂师资,虽必以本份示人,堵他心中漫漫道理知解,而教下学者,偶来禅堂,早已熟透了做思做解、情识分别的老路,纵使堂中之师棒如雨下,全力堵截,奈何来者始终只于棒上做思做解,全然不曾反扑自己当下起心动念之源头,始终歇不了虚妄念头,故其五内翻腾,茫然出流去了也……对于此等参学者,无须禅师趁他出禅堂,他自己就会被自己的念头妄想逐出门外去也。

 

**居士,世间学问技艺,都不离师承与出处,何况学佛修持要得解脱者!禅心不敢说自己有半分修证,然而师承方面确还承当、自信的及!虽如此,也从不劝谁来我宗门下,若非7年前恩师阿松老堪布之令,决不会出来做古月禅堂的领众禅修者,所以你在投于任何师承法脉前,先多观察、了解,然后你自己决定、自己承当!


(注:本篇从妙镜的私人空间转出)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