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之根器,谦虚与承当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三种之根器,谦虚与承当




三种之根器,谦虚与承当

2017年2月10日,师父微信群的语音留言

 


19062696319171432.jpg   刚才翻了金堂家园群的记录,看到群里聊到三士道的讨论,我们有些人可能会很谦虚地说“我是下士道的行者”,也有些人可能会说“我是中士道的行者、我是上士道的行者”!而在那些谦虚的人里头,更有人会坚定地执持“我是下士道的行者”,却不敢承当自己是中士道或者上士道的行者,在这部分执持者中,倒不一定是谦虚所致,他们更可能是不自觉地,执著了三士道乃是实有自性的原因,所以才把自己绝对地束缚到了某个层面上!对于这一点,之前我们可能从来都没有发现过,我们每个人都认为“谦虚”是一种美德,由于这种美德,我们的内心中,也许认定为自己是下士以及下等根器的行者。然而深层一点来检讨的话,我们的这种谦虚之想法,可能是已把下士、中士、上士这三士执著为实有法了——同样地,有些把自己认定为中等根器、上等根器的行者,也可能犯上同样的毛病。如果仔细检点,他在认为自己就是上等根器行者的同时,而把“上等根器”执著为实有法,因为把三种不同层面的根器,执著为实有自性,他就容易犯上把自己束缚在某种层面而难以转身的毛病。
 
当我们讲到下等根器、中等根器、上等根器,这三种根器的时候呢,我们还会提到有一个词汇叫做“根基”。关于“根基”和“根器”,我们可以先来区分一下。“根基”的“基”,它指的是基础,而此一基础呢,在这里我们可以理解为成佛的本钱。由大乘佛教来讲,在承认心识、承认如来藏、佛性的这些宗派中,“根基”就是我们成佛的本钱——人人都有的佛性或者如来藏。因为人人都有如来藏,人人都有佛性,所以大家的“根基”都是平等的,人人都有成佛的本钱,而不用妄自菲薄。

虽然人人都有佛性,人人都有如来藏,人人不缺,各各不欠,但是呢却又有上、中、下三种不同“根器”之间的区别。而此三种根器的区分,从我们传承来讲,从阿格旺波祖师的《前行笔记》里边的讲法,实际上它更倾向于发心的特点:所谓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这三种根器,实际上是根据了不同众生的发心之特点,来区别他们之间的差别的。

 

每一种修法,在每一位补特伽罗、也就是在每一位众生面前呢,“法”是平等的,但是依不同发心的特点,这样子才区分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的修持。

 

比方我们拿“皈依”一法来讲,“皈依”此法它是平等的,法是平等的,法无高下也。于是呢,谈到皈依这个法门,根据发心的特点,不同众生的发心特点、不同补特伽罗的发心特点,那我们就不难区分出来:有下士道的发心者之皈依、中士道的发心者之皈依以及上士发心者的皈依这三类。同样是修皈依的法门,法门是很客观,皈依的法门它是客观的,但是因为不同众生发心的特点,这样便就有了下士者的皈依、中士者的皈依、上士者的皈依。
 
例如讲下士者的皈依,他们的发心特点,是因为害怕三恶道的痛苦,所以他们发心皈依。那么他们的这种发心皈依,目的只是为了祈求能够转生到天道,或者是继续保持在人道里头,享受天道或者人道的快乐,因此我们就把这种类型行者的皈依,称之为做下士者的皈依,或者下等根器者的皈依,也还可以叫做外相者的皈依。因为(下士)他们的皈依,他们的发心特点,是害怕堕落到三恶道而寻求的皈依,所以他们,可能并不懂得怎样去累积众善资粮的因,他们只求乐、乐的果。所以呢,我们便把下士道的皈依,归属到但求人天福报的类型中去,这是依照他们的皈依特点,成为下士的皈依动机,或者也叫做世间劣境的外相”之皈依、世间劣境心思者的皈依发心。

好,同样是修的皈依法门,那么另外有一种人呢,他们由于了解到自己,无论身在轮回里头,无论投生在什么地方,都没有办法免除轮回里头的痛苦;六道轮回里头,无论什么地方,都是彻头彻尾的痛苦而已。所以呢,他们希望自己,从这个六道轮回、三界里头彻底地解脱出来,因为有这样的认识跟发心,所以他们所皈依的目的,是但愿自己能够证得涅槃、寂静的果位——我们就称他们为中士道的修持、中士道的发心与皈依,根据他们的发心特点而来的。中士的皈依,也叫做“中等根器者”的皈依,或者叫做内相”的皈依。

 

总之,中士的发心是指他们畏惧六道轮回,为了自己解脱生有、死有、中有的三苦而来修持皈依,他们的发心,是想能够成就自己解脱、自己涅槃的声闻缘觉之果位,因为这样的发心之因,导致他们不能成就真正正等正觉的大乘之佛果,所以这也是依了他们的发心特点而说的。如是我们就看出来,所谓中士道呢,也就是中等行者的发心,以及中等成就的果位。
   

那么“上士”呢?我们再看上士,同样拿皈依此法来讲,上士道的行者在修皈依法的时候,不只是为了自己皈依,而是为了一切轮回里头的如母有情,都能够成就佛陀的果位、金刚总持的果位、普贤王如来的果位而皈依,因为这样的发心之特点,所以我们称他们为“上士道”的修持与皈依。

上士道的行者,忆念只要虚空遍及的地方,就会有众生;只要有众生所在的地方,就会有业和烦恼,而只要有烦恼与业的存在,那就意谓着无量无边的痛苦。那么,所有正在饱受一切痛苦折磨的有情,无始以来,没有一位不曾做过自己深恩大德的老父老母,为了报答他们的恩德,他们从内心深处,生起了“众生不空,誓不成佛”的愿力。正因为他们忆念到所有的如母众生,而今都还沉沦于无边无尽的轮回苦海里头,遭受到种种没有办法计算的、不可想象的痛苦,所以呢,他们从心里面发愿,愿能够救度他们于三有间的怖畏,普同度化所有众生都能证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这样的发心来修皈依,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被当之无愧的上士道行者的原因。
 

因为发心的不同,而区分了三种行者的根器——下等根器、中等根器、上等根器,这三种讲法其实是没有实有自性的,诸法无自性,所以我们才可以由下士的发心,上升到转变为中士的发心、上士的发心。如果它是固定的,它是不变的,它是实有自性的,那就应该下士永远是下士,中士就永远是中士,上士就永远是上士。

平常我们可以谦虚地把自己称之为是下士道的行者、下等根器的行者,每一个人都可以这么地谦虚。但是我们自己的内在呢,实际上却应该依着上士道,尤其是我们修这个大乘教法的行者啊,应该当仁不让地,依着上士的发心来修持任何一法!

 

换句话讲,不要因为谦虚地宣称了自己是下等根器的行者,你便不以“上士的发心”来修持任何一法。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位修持大乘教法的行者,都应该依着大(上)士、也就是上等根器的行者的发心与承当,来修持任何一个法门。

再举个例子讲:我们在修大礼拜,也就是顶礼、磕头的时候呢,磕头、顶礼,它是一个很客观的法门,但是我们可以依着下士的发心、中士的发心、上士的发心,依着三种不同层面的发心特点,而区分三士道(关于“顶礼”一法的)的修持,也就是下等根器、中等根器、上等根器的发心跟修持。实际上呢,我们在顶礼的时候,应该用上士道的发心,也就是为了救度所有众生脱离轮回苦海,所有众生都能证得无上遍知的佛陀果位,以这样的发心来顶礼,那你就是上士道的修持、你就是上等根器啊!所以啊,所谓三种根器,三等根器的定义呢,是依着不同众生的信心、承当……(这时师父接电话去了)
 

我们到底是哪种根器?端看自己的“发心”跟“承当”,而不是看我们修什么法!所有的法,都要以“心”起修的:你是下士的发心、你是下士的承当,所以你就是下等根器的修行!你是中士的发心,你是中士的承当,所以你是中士的根器。你是上士的发心,上士的承当,那么你自然就是上士者的根器。究竟你是什么样的根器,一切端看自心啊!大家要确信,一切法门倘若离了一心,你怎么起修呢?当你在磕头的时候,离了自心,怎么能磕得下去呢?“心”——它才是根本也!如是确信修一切法,无非都要在“承当自心”上,才能起修。
 
法无高下,只看你如何发心、如何承当!之所以区分了三士道的修行,其实也是证明了三士道的划分,它是没有自性的!因为发心和承当不同,有的人虽然可能是在修大圆满,但他修的也许只是前行;反过来讲,有的人修的虽然只是前行,因为他有发心和承当,他修的,却是大圆满啊!我们难道没有见过禅师们,不要说在前行里头有大圆满,他们在穿衣吃饭里头,也都有大圆满呀!为什么在穿衣吃饭里头有大圆满呢?因为,他们有不一般的发心跟承当啊!如果说谦虚是一种美德的话,那么也许“承当”——“承当价更高”也!——有人可能喜欢把自己的发心跟承当,谦虚地束缚在下等层面,从本质上讲,这是把三种根器的三士道,执著为实有自性的结果。


另外在大乘中,为了避免将所有的发心、修持,以及对于解脱之果的证得、佛陀事业的行持等等,落入到诸法实有的自性中,我们总是以人无我、法无我、无对境这种三事皆空,以及三解脱门中空、无相、无作(无愿)的方式警觉自己。

 

再讲一个“上上士道”。藏传里边指出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这三种根器的行者,可是在我们汉传禅宗里头啊,唯有一个上上士道!你要参禅?对不起,上来必须就是上上士道的根器、上上士道的发心和承当才行!那么什么才是上上士道的发心跟承当呢?无论何时何地,唯信自己一心,唯取自之一心,那就是真佛,真佛不从他求,解脱岂从外得!故大家要晓得啊,离了目前的此一心之外,除此以外,别无其他,再无他佛可得!

 

三三(对禅堂中、短期出家者妙河的昵称)啊,你要入我宗禅门中,锻炼为唯一上上士道的行者,你便得于一切处、一切时、一切境中,返究此心,返疑此心,究竟是个什么?便得也!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