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乘中的证空见修之差别(中)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诸乘中的证空见修之差别(中)



诸乘中的证空见修之差别(中)

释禅心 2015325日 太平寺

 


接上篇:大小诸乘中的证空见修之差别(上)

 


二、小乘藏教与大乘通教、圆教中的证空之差别

 

763473458665225875.jpg  再看大乘里头,例如通教、圆教里头,又是如何证得水月之空的呢?

 

  小乘藏教,分析世俗谛中的万法到极微,他们硬是要把大乘教法——大乘教法中视所有的万法悉如水月,所以由大乘的角度,观察小乘里头的见修,原始佛教中的行者,硬是要把大乘眼中水里头的月亮,活生生地拆成一分又一分,拆到极微尘方分见不到水月了,便说已经证得胜义不可分的无我空!这当然离不开生灭四谛之理。但是现在我们来看通教、观察大乘通教中的见修,通教讲的却是“无生四谛”——所谓“无生”者,水月如幻如化,水月的当下缘起性空。水月是怎么来的呢?因缘所现的哪!缘起所现的水月,本来就没有自己的真实自性,当体便是无生,无生即是空性。所以水月,从一开始就非真实生起、真实消灭过的实生实有(即生灭四谛)之法也!

 

通教中说“集无和合相、苦无逼迫相、道本无二相、灭无生灭相”。

 

首先观察招集逼迫苦因的集谛——因缘和合、缘起所现的水月一法,本来就没有自己的真实自性,当体便是无生,无生即是空性,当下全体皆空的空性。既然全体都是空性,那么以空合空不还是空吗?所以也就无所谓诸法和合——“集无和合相”,“烦恼也就是菩提”哪!

 

集谛既然无生,那么苦谛不也跟着无生了吗?因此通教便得出苦谛亦无生的“苦无逼迫相”之见也!

 

见水月生灭之相而起见、思二惑是集谛,集谛能招集生死烦恼的苦果乃苦谛。现在所对治的苦谛、集谛诸法,不都是因缘所生吗?例如因缘所生的水月,现在水月当体无生、当下便空的话,那么道上的修持,能对治生死、烦恼的“道谛”,不也随之无生、随之本空了吗?水月也空,修道也空,空之与空,莫非不二呢?因此便说“道本无二相”也!

 

生死、烦恼既然都是本来无生,水月既然本来空性,那又何处更觅灭谛呢?灭既无可寻觅、不可得到,正就是“灭无生灭相”啦!

 

通教的无生四谛,其实就是中观中的“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水月由因缘出生,因缘而灭,因缘生法了无自性,无自性之故,方才为空。所以讲,无生四谛,和外道邪见中,虚妄计度、拨无因果的空,完全不是一码事,两者之间的见天差地别的。

 

这样看来,通教的无生四谛,远远上乘于藏教中的生灭四谛了,下乘的见修不可硬往上乘拉呀!若人真通达了通教的无生四谛,悟了水月因缘所现,当体无生空性,那又何须再像原始佛教、小乘藏教中的行者,捞起本来性空的水月,再作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十六……这样一直分下去,分到极微才晓得是空的证得呢?

 

讲到这里想起一段公案,当年禅宗法眼宗的祖师文益禅师,南唐皇帝李璟邀文益禅师到御花园中观赏牡丹,一行人一边观花一边谈禅论道,南唐主让禅师当场作偈,祖师随口说偈:

 

拥绒对芳丛,由来趣不同。

发从今日白,花是去年红。

艳冶随朝露,馨香逐晚风。

何须待零落,然后始知空?

 

文益禅师的这首偈子生动活泼,饱摄佛理、蕴含禅味,真是妙极啦!一般的根器,只能等到现象的零落之后,才能悟空,就像世间很多人,一定要等待生命快要终结时,才晓得之前一辈子的忙忙碌碌,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以吧,先不提圆教的角度,单从大乘的通教观察藏教的见修,实生实灭、析后方知空——怎么也算得上是有点愚痴的修法,我们也不说它是愚痴的修法,而说为是下乘教法中,或者讲对那些脑筋不够用的根器者可以授以此见此修。为啥呢?水里头的月亮,本来就是假的嘛!为什么还要把它割成一片片的才晓得它空呢?水里的月亮那是缘起、因缘汇集的法,所以它当体即是空的,不需要它一刀一刀地、一片一片地去把它分开,析法真空,才晓得它是空!很显然的嘛!所以脑筋不够好用的人,只好去修小乘的教法。因为大乘的教法他不好理解,智慧不够、业障把他蒙住了,不晓得水月本空。


 

三、生灭四谛、无生四谛、无作四谛间的差别

 

最后,我们回过来,再看生灭四谛和无生四谛的差别,生灭四谛好比一把生锈的钝刀,无生四谛好比一把锋锐的利刀,而见、思二惑呢好比一团乱麻,同样一刀下去,利刀一刀便能两段,毫不费力;而钝刀呢,反复割来割去却砍不动。对于水里头的月亮,镜子里头的影子,你又何必要把水月镜影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十六,这样一直拆分到不可再分时才能悟其为空呢?即使谁都不去分解水中的月亮、镜中的影子,你也晓得水月镜影——本来就是空的嘛!对不对呢?

 

“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水中月与镜中影,和其他森罗万象的一切诸法一样,都是因缘和合时生起来的诸法,所以你呢,不必像小乘里头一样,见水月为实生故,然后运用析法真空,将水月拆分到极微方分不可再分时便见水月乃空——先不谈这种不可再分的空是否真的了义、真的究竟、真的空了,单单看他前头见水月为实生,后面分解又见实灭,如此实生实灭好不辛苦!真是何须待零落,然后始知空?”这种见修,真的是没有办法跟那当下亲见水中月镜中影,全体当下、本来便空——见到水月全体本空、镜影全体本空——这种单刀直入、要见便见,顿见顿悟其本性即空的相比啊!

 

虽然生灭四谛、无生四谛两者的目的都是指向空的觉悟,但是呢,两者间见地不同,生灭四谛认取水月镜影实生实灭,无生四谛则当下见到其为无生本空,故两者间谁更高超、谁更了义、谁更上乘不是很清楚了吗?见不同,下手的方法也会不同,期间修持的力量,付出的努力,证悟的迟速,当然也就不可同日而异语了。

 

至于一乘圆教中的无作四谛,无作四谛中,苦、集、灭、道无非实相,那又远远超胜于通教中的无生四谛了。为什么呢?仍以水月为例,无生四谛中,水月乃幻化,幻化为俗谛;水月本无生,无生乃胜义谛,所以无生四谛这里头啊,仍然没有超越出真俗二谛的籓篱,仍然落在二谛之见的束缚中。而无作四谛呢,水月无所谓俗,水月本就是实相哪!水里头的月不正就是水吗?而水不正就是月吗?离开了水不会有水月、离开了水月也无所谓水呀!又好比水和波纹,波纹不正是水吗?水就是波纹吗?所以到这里也无所谓真,生死即是涅槃,涅槃就是生死,涅槃生死不二,如是连二谛都无须安立而顿超了,这正如心髓大圆满中,法界就是智慧、智慧就是法界,界智不二中,根本不须要如般若中观中,安立二谛以示区别一般。如果硬要安立一个名字,那就只能是真俗不二的“不思议二谛”了也,所以无作四谛,堪称是绝顶峰头更无凌越,最上乘一着的了。(录音整理为文字:古月禅堂)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