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修持禅定波罗蜜(八):三个月证果与“纵然白骨也风流”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如何修持禅定波罗蜜(八):三个月证果与“纵然白骨也风流”





   如何修持禅定波罗蜜(八)

   ——五停心观中的不净观(7)

   ——三个月证果与“纵然白骨也风流”

 


   续上期:白骨观的观修窍门、十不净相的观修事项



 

   平常一般的人,没有谁不害怕死亡的。请大家扪心自问一下,自己骨子里最深的恐惧,到底是什么呢?再也没有其他什么恐惧,要超过“死亡”这一事实的吧?!然而死亡的象征——一具骷髅在密法里头,它却象征了证得般若空性的大智慧后,内心中超越了生死恐惧、大雄无畏的境界。所以讲,佛陀教弟子们观修白骨,除了告诉我们“无常”、“不净”这些字眼外,秘密力用恐怕还多得多呢!

 

 

   观修白骨流光的不净观法门,是否能够证得殊胜的解脱果位呢?根据经典中的记载,佛陀在世的时候,有的弟子修此初背舍的观法,仅仅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便证得了四沙门的果位。

 


   尽管初背舍中,并没有太多专门观修无我、观修空观的修法,然而佛陀时代,依此法门做观修的不少弟子们,依然能够证得沙门四果。

 


timg.jpg   例如,有位名叫迦希罗难陀的弟子,起初跟随智慧第一的舍利佛,舍利弗为他宣讲了好多遍四谛义理的修法,迦希罗难陀丝毫所悟也都没有,后来再向五百阿罗汉遍闻法要,五百大阿罗汉各各为之说法七遍,还是一点悟的都没有。最后,佛陀为迦希罗难陀说法七遍,又教他观修白骨光的法门,仅仅禅观到相当于初背舍的最初境界,迦希罗难陀便证得了阿罗汉的果位,且具足三明六通、十八神变等等,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

 


   当然,这里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说佛陀的他力加持不可思议!大家要明白:并非只有念佛、修密宗的人得到佛力加持,其实小乘修四念处,大乘修六度法门乃至参禅的,也都会得到佛陀的加被护念。

 


   有人可能会问:做白骨流光的禅观时,所观出来的白骨,到底是真的“透视”到了现实身体里头的白骨呢?还是自我意识中造作出来的幻相?

 


   对此问题,我却笑答:三乘佛法中,连承认“我”为实有的观点都找不到,更谈什么真实的白骨呢?大乘唯识中,不要说一具骸骨,即连山河大地的器世界,也不过是心识的变现而已了;而般若中观中,万法全凭因缘和合,无非幻象,又哪有实法可言的?就算只拿小乘中的三大系(有部、经部、大众部)来讲,虽然各自的观点都有出入,但“人空法有”那都是一定的,以因缘和合的一具“白骨”而言,当然只是世俗中,未经分析时所表达出来的概念,而非真实法。这个意思是说:就算现量见到一具白骨,那也只是一个世俗谛中的假相而已!

 


   刚才我们举了佛陀时代,因为观修白骨观的法门而证得沙门四果,足证此法不乏殊胜的实例。但是啊,后世也有不少亲身观修此法门,修到能见到面前的所有男男女女,无非都是一具白骨的境界,但是他们仍然不能够摆脱烦恼、证得解脱!好比《西游记》中的猪悟能老兄,以他的眼通,未必见不到白骨精、蜘蛛精只是一具白骨、一只蜘蛛,不过是在悟能老兄的心境行相中,“纵然白骨也风流”、纵然白骨也可爱罢了也!这就涉及到一大部分行者,单单观修白骨观时出现的不足之处,毕竟此法门,属于不净观、对治道的不了义法门之故。

 


   长期观修不净观、白骨观,以消极的心理建设——通过反复培养、反复造作的心理重建,当这种反复厌恶、反复憎恶女色或者男色的心理重建,成功地成为某一类人的心理习气和行为模式之后,那么在降服贪欲——克制男女的贪欲之上,确实会有作用,甚至是功不可没的。

 


   好比从小就接受马列主义教育的人,对于万恶的资本主义义愤填膺,根本不予接受。又如北朝鲜痛恨西方美帝列强国家一样,这种强烈的憎恶心理,并非天生如此,而是后天中,被强行套上某一种意识模式的结果,不好听一点讲,那就是被洗脑的结果。

 


   再看做不净观的时候,要求修观的行者,时时忆念人身的可厌恶面,观想人身中的三十六物,所谓“毛、发、爪、齿,痰、泪、涎、唾;屎、尿、垢、汗,皮、肉、筋、骨、血……”等等一一全都不净可恶,原本楚楚动人、百般可爱、令人贪爱的美女,英俊潇洒的帅哥,一时都观成为了污秽不净、使人厌恶作呕的极端面,于是贪欲之心暂时被降服,如此从一个极端面转向另一个极端面,这种心理效应,当然可以通过后天的造作、后天的培养,心识中养成强烈的厌恶习气之方式而达成。然而呢,正因为这种观法的心理建设,是从一个极端背向另外一个极端,跳不出二边之外,若不配合“无我”、“空性”的观察,那么这种降服贪欲烦恼的结果恐怕还是不彻底的、暂时的!


 

   另外,这种结果也不能仅凭了解三十六物都是“不净”便起作用,而是要在了解的基础上,长期作观修持,能依于不净观或者白骨观入定、得到初禅以上的禅定那才有用。




  紫柏尊者示如印观身歌

 


  君不见

  如花女子谁不恋?只缘面嫩怕风吹,

  几回躲避桃花畔。


  又不见

  吴王楼船载西施,荡漾中流炫颜色,

  一朝越兵过行春,等闲笑里姑苏失。

  这肉块、害杀人,古今无限没风尘。

  老僧有个降魔术,不是英雄不解识,

  常将此心观此身,此身毕竟是何物?

  今日观、明日察,内外搜求没搭杀。

  皮裹肉、肉包骨,横筋竖络互相织,

  三焦五脏细复推,蛲蛔以为极乐国。

  脓为浆、粪为食,终日醺醺自为得,

  一朝报尽幻躯烧,总随烟焰风飘失。

  能观者、是我心,所观者、是我身。

  能所何曾有疏亲?譬如吴越各江山,

  痴人无智认为一。


  观之久

  观力渐熟成抖擞,一道神光照厕坑,

  蛆虫滚滚希延寿,臭秽中、不堪处,

  争名夺利谁思止?万两黄金买粉头。

  直谓风流长不死,悲哉业鬼与霪妖,

  不道东风夜半生,犹谓春光常若此。




  (2014 古月禅堂太平寺录音整理文字,未完待续)



续下篇:二禅觉受与初禅功德的比较


bgg.jpg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