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修持禅定波罗蜜(九):二禅觉受与初禅功德的比较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如何修持禅定波罗蜜(九):二禅觉受与初禅功德的比较




如何修持禅定波罗蜜(九)

——二禅觉受与初禅功德的比较

古月禅堂  释禅心 

 


续上期:三个月证果与“纵然白骨也风流”

 

 

初背舍能证得初禅。上次我们点到了初禅的五支功德,其实就是初禅的五种觉受:觉(寻)支、观(伺)支、喜支、乐支、一心支。

 

五种觉受中,又以觉、观或者又叫寻、伺二种为初禅的特点,因为进入二禅后,也就是二禅、三禅、四禅中,一切寻伺、觉观的粗心、细心的心理观察活动都已经停止了。

 

大乘经典里头讲到,“有作思维从有心起,皆是六尘妄想缘气,非实心体,已如空华。用此思维辩于佛境,犹如空华复结空果,辗转妄相,无有是处。(《圆觉经》)

 

大家看,所谓“有作思维”,也就是有觉有观、有寻有伺的修持,这样看来,一般的禅定,乃至所有的四禅八定都是不能解脱生死轮回的,又何况初禅中有觉有观、有寻有伺的法门呢?!

 

二禅和二禅以上没有觉观、寻伺,二禅的时候已把觉与观灭了。觉和观灭后,心内明净豁然,所以二禅的四支功德、四种觉受,第一支就叫做“内净支”——灭了觉观、寻伺心理观察的活动,取而代之的是心内明净豁然,故名内净支;之后的三支功德“喜支”、“乐支”、“一心支”,都是行者得内净时获得的觉受。

 

但是二禅的喜支、二禅的乐支,与初禅的喜支、乐支是不同的。因为初禅的喜支、乐支,伴随了粗细不同的觉观作用,也即思维作用,而行者在刚刚获得禅定、刚刚趋入禅定之门的时候,身心里头发生了许许多多前所未有,之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经验过的奇特经验异相经验,这时分别心未了,你要他不落入到不思维欢喜、激动——初禅的喜支,以及不分别的踊跃喜动——初禅的乐支,那都是不可能的!

 

关于二禅的“喜支”。因为二禅已经了知到了初禅的觉观心理活动,仍然是扰乱其心入定的,由初禅寻伺觉观所出生的喜、所出生的乐,喜、乐这两种觉受呢,还是非常粗浅的呢!所以行者守住初禅的境界安住久了后,就会逐渐疲倦于初禅,进而厌弃初禅。这就好比初尝辣椒的人,才觉得辣劲十足,然而对于那些久尝辣味的人,也就味道平平罢了,这时进一步追求更辣也就是很自然的了。

 

所以,把初禅的有觉有观灭了之后,于是二禅的喜乐,则从“内净”中发出,而非如初禅的喜乐,初禅的喜乐都是从比较肤浅的觉观心理活动中发出的。因此啊,二禅的微细喜、乐,远远胜妙于初禅。

 

成功进入二禅后,先得“内净支”的功德,初得内净时,喜心将发未发、喜心未成之时,并无初禅时的粗细思维心插足,于是无量欢喜,便成如水澄波、无有风波的纯粹之喜,这时好似星月峰山,无不照见,内心清净如圣贤默然,名之为“胜定内净之喜”,也就是禅定和喜同时发生的喜。

 

而二禅的“乐支”功德呢,则因为除掉了寻伺觉观作用,之前初禅中那种大喜大乐、欢喜涌动,自然平息为悄然不动、恬然静虑、绵绵美快的内净悦乐。最后喜乐心息,心与定合而为一,澄停不动,称之为二禅的“一心支”。

 

但是二禅获得的“大喜”,以及“一心支”的功德,虽然大大超胜于初禅,却仍远远不如三禅中周遍其身的超胜大乐,更不及四禅的一心支也。

 

(2014年 古月禅堂太平寺录音整理文字,未完待续)

 


下篇:二背舍白骨灰灰湮灭与净背舍身作证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转载请注明出处


3.jpg














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