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修持禅定波罗蜜(十一):三禅的五支功德:最乐无过三禅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如何修持禅定波罗蜜(十一):三禅的五支功德:最乐无过三禅




如何修持禅定波罗蜜(十一)

——三禅的五支功德:最乐无过三禅

古月禅堂   释禅心

 

续上期:二背舍白骨灰灰湮灭与净背舍身作证

 


二禅的四支功德

 

上次我们解释过二禅的四支觉受功德,现在再来总结一下,分别为:


一、行者离开了初禅时的觉、观之扰动,因此从内在的清净心中发起光明皎洁的禅定,故名“内净支”


二、从禅定中出生种种法喜,愉悦舒适,是名“喜支”


三、由喜支故,觉受到喜中之乐,此乐绵绵不绝,恬净安详,是名“乐支”


四、深入二禅定境后,行者的内心,不被二禅的喜乐系缚,渐渐地,之前的乐受也熄灭了,这时一心不动,名为二禅的“一心支”


喜支”和“乐支”,看上去似乎都相同,而实际上不然,喜与乐的差别是:粗大的乐是“”,细微的乐为“”;或者说粗的喜名之为“”,细的喜称之为“”;又或者说,喜时尚有踊跃波动之相的是“”,喜时波动全无、恬净安乐的是“”。也就是说,喜乐两者的差别,在于一者粗相、一者细相而已。

 


三禅的五支功德

 

在三禅的定境中,外现八种皎洁光明,遍照十方而随缘现色。禅定功夫做到这里的人,身体的生理觉受方面,全身的每一个毛孔中,都充满了无法以语言文字来形容的大乐,而心地中的觉受呢——一片寂静光明!

 

关于三禅的乐定觉受,刚发起来的时候不一定能周遍全身,定心容易沉没,等到周遍全身的大乐生起时,又容易出现乐定之心,与智慧力不平衡的情况——对于绵绵不绝、沁人心脾的美妙愉悦,出生贪着而迷醉于大乐的觉受境界中。定功到了这里的行者,能不着于三禅的乐相,不被周遍全身的大乐觉受所系缚的话,那么他就能安住在三禅净背舍的证境中,于是进一步地舍离掉三禅中的大乐觉受后,唯余净背舍中的光明清净,而进入到第四禅的境界。

 

三禅的特征是灭喜、舍喜,所以三禅的五支觉受功德:


一、首先是“舍支”功德,即舍离了二禅的喜动之心后,禅定增长时更精微的大乐从内生起。


二、经验并获得三禅的大乐觉受,护念禅乐增长,名为“念支”


三、长养乐支功德,并且降伏禅定中的诸种过患,是名为三禅的“慧支”或名“智支”


四、善用舍、念、慧三支,增长禅悦大乐周遍全身,是名“乐支”


五、最后,三禅中的乐,与心合为一体,这时乐受息灭、唯余一心,进入到一种无风不动、澄渟寂然的不动境界,这就是三禅里头的“一心支”了也。

 

最乐无过三禅

 

二禅时已灭了初禅的有觉有观,然而喜、乐还在;那么三禅呢,进一步地灭了二禅中略显粗糙涌动的喜支,唯余更精微的乐支,乐支觉受增长到全身的里里外外乃至每一个毛孔中,所以说欲界、色界、无色界这三界里头,最快乐的那就是三禅天的天人了也!

 

初禅、二禅、三禅固然都有乐的觉受,然而他们的乐受却是大不相同的。初禅的乐,从有觉有观的粗大作用中发起,只能与身识相应,还不能与意识相应,所以其乐并不能周遍身心;二禅因为息灭了初禅的觉观作用,所以二禅的乐那是远远胜过初禅的乐了,然而二禅的乐,却须依赖于二禅的喜支——二禅的乐支自己并不能独自发起——而必定依赖于欢喜踊动之心的喜支,所以二禅的乐其实也是不圆满、不能周遍的。

 

那么三禅的乐呢?当知三禅从一开始,就已舍离了二禅的喜动粗心,三禅的乐完全自己做主,且与意识全体相应,所以三禅的乐周遍身心,乐增长到极点,为三界世间中的最胜——这就是三禅的特点,最乐无过三禅。

 

427511954554749661.jpg讲到禅定中的“喜乐”,哎!二十几年前在山上(鼓山涌泉寺)住禅堂,当时我们住禅堂的有六、七位为了练腿功,几个人共同约定,每座都要坐到吃饭时间才能下来:早课不算,上午一座一般4个钟头,下午一座又是4个钟头,晚上一座可以6个钟头甚至更长,年轻人比较任性,晚上几乎不睡觉,整夜整夜凳子上练双盘,那时我的习惯呢,只要人在禅凳上,那就必定双盘,从来不肯单盘的,有时还要在双盘的腿上再压上一大叠的耐火砖。这样日日如是,五年如是,这样基本上每天都处在熬腿子的难忍疼痛中。

 

要说住禅堂的好处啊,那就是禅堂中的几个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偷懒,大家互相监督,时间不到绝不下座,都是这么咬牙坚持下来的。那几年中,就我个人来讲,应该是什么禅定都没有得到过的啰,参禅功夫那就更不要谈了。但是有几回呢,却在经历过熬腿的极端疼痛后,忽然生起无比的喜乐,生理上讲,每一个毛孔都跌入无法形容的快乐中,仿佛全世间一切的快乐与幸福都无法与之相比;心理上呢,只能用“宁静的狂喜”、“无边无际的大喜乐”来形容了。

 

一般人经验过的最上喜乐,最多也就不过十几秒吧?但是我那时经验到的喜乐,就像决堤的洪水狂泄而来,收拾不住的!四、五天过去了,身心的喜乐一点都还没有稍减,心境中像个被唯一喜乐充满、无有其他分别念头的疯子一样,真的没办法形容,除非你也体验过——哎呀!真的就像个疯子!后来自己也想,参禅用功的道场,出现几个疯子,大概也有类似我这样,真的收拾不住时而被外人视为“疯子”的吧?

 

当然,当时我的体验,绝对不是什么三禅的乐受,不要说初禅的喜乐,就连欲界定都算不上的!所以,真正进入初禅乃至二禅、三禅的喜乐到底如何呢?对不起,没经历真的就没办法知道了也!

 

当年涤华禅师伤心地要求我:“现在这个时代,连盘个双腿,做个样子的人都没有了!——不要学他们,纵然不能了悟心地法门,你也必须老老实实、盘起双腿来坐在禅堂里!”同样地,噶陀的阿松老堪布,觉海堪布等恩师,他们一直以来,也都是这么要求我的,“喜饶桑波啊!千万不要颠倒了主次,心髓大圆满的祖师们,没有一位,不是长期在寂静的山上,以盘起腿来的方式,殚精力竭、苦苦修持而成就的!”

 

禅心好惭愧,几十年的光阴一刹那就晃过去了,到现在都快五十岁的人了,仍然一无所成、一事无成!这些年来我也想着尽自己的努力,跟大家一起坐在禅堂里头好好实修,但是充其量呢,都是装模作样罢了!

 

(2014年 古月禅堂太平寺录音整理文字,未完待续)


下一篇:虚空背舍与四禅不动定的介绍与功德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