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直指:竹密何妨流水过,清风即趁指尖来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围炉直指:竹密何妨流水过,清风即趁指尖来





竹密何妨流水过,清风即趁指尖来

——围炉直指:禅心师父在围炉茶室直指参禅用功的方法

 

 

【注:以下为2017年12月19日,禅心师父在金堂寺围炉茶室,和禅堂中的常住众小憩喝茶时,应机所做的部分开示之节录。1、录音来源为妙愿提供;2、听写完全按照录音整理,未修改过;3、不确定口音词用黄色高亮标记,恭请师父修订后分享在金堂寺常住生活群。】


673.jpg


这里的“一心”,就是当下一刹那,你正要扑到外面去找答案的、那个急急如火的“一念妄想之心”啊,你要在这里(此一心)将起未起的一刹那,豁然返照、就地一扑——结果能扑的这一返照、这一返观、这一直视、这一质疑,与之前那一念的急急如火之心,两者一遇,顿时如泡沫砸到泡沫,顿时如虚空击于虚空,悉皆了不可见、了不可得,尔时全体清净、天下太平,所谓本来空寂,再也没有什么其它了也!

 


问:一直不明白一念将起未起的节点在哪?知这一念时,不是已起了吗?


师父答:例如就在这里,正待问出“一直不明白一念将起未起的节点在哪”的这一话之前,必然先有问出此一话前的正要兴起之势头——你要赶在这一话的生起之前,便能警觉地着力一觑,看此正要兴起的势头究竟是个什么?!这就是所谓的“看话头”。

 

话头的意思,就是一个念头、一句话在生起之前,看(内观、内察、内疑)它到底是从哪里生起来的?如何生起来的?正待生起时,有没有一个生起的源头以及它生起时的形状与相貌、颜色和大小、地点及位置等等?这里的要点是:回光猛地一觑时,不得再容任何思议,只许直下这么一照、直下一疑——根器利的,顿时如泡沫砸破泡沫、如虚空合于虚空,赤裸裸地了无一物现前,于自己的心性本来面目,彻底了达、再无疑问!

 

等到一念生起后,你才想起去看,那就变成了“话尾”啦!“话尾”还能不看?当然能看的——不过那时便不能再呼为“看(参)话头”,而只能称之为“看一念灭向什么地方去” 的 “看(参)话尾”了也!

 

既然有话头、话尾的,那不就是还有“话中”吗?一真一切真,一假一切假,一念正生、尚未灭时豁然一觑,即为所谓的“看话中”,这时看它到底是有是无?如果是有、是存在,那么定有一个存在的相貌以及地点与位置;如果是无、是空,那么空也有空的相貌,无也有无的位置吧?就这么疑着去啊!

 

不管你是看话头、看话尾还是看话中,一念恒时提着去、疑着去,久而久之,没有百物(妄想)不能一时拶碎的,没有不能忽然粉碎虚空、大地平沉的。

 

你所问的“知这一念时,不是已起了吗”的这一知,实际上就是我们以前分析、抉择过的五蕴中的“识”而已——紧接第一刹那念头之后生起来的了别之心。

 

参禅时,我们运用此一了别之心,作为能返观、能审察、能质疑的能观者,而那被观的对象(所知)——也就是第一刹那的那一念,其状态含摄了话头、话中与话尾的所有。

 

无始以来我们一直本能地认为:自己所见到的境(被观、所观),是独立于能见之心(能观者)之外的。其实能观与所观、能质疑者与被质疑的这两者,仅仅只是感觉中的两个不同角度而已,参禅时只须在这里着力发力,上根者不历时节因缘,中下根者久而久之后的一刹那,心光透发,蓦然亲见实际理地中——“我宗无语句”,两者都非实法,“实无一法与人”的本来面目!正如幻象与幻象相遇,泡沫与泡沫相遇,虚空与虚空相遇,悉皆粉碎——过去念已灭、未来念未生、当下念平沉—— “三际脱落”、“身心空寂”、“能所双亡”、“本来无一物”的境界了然现前!

 

问:那么,参禅到了“本来无一物”这里,是不是就了了、可以了呢?


...点此登录后才能查看剩余内容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