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聊维摩诘经大义:不二法门休更问、顶门有眼耀乾坤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别聊维摩诘经大义:不二法门休更问、顶门有眼耀乾坤




别聊维摩诘经大义

——不二法门休更问、顶门有眼耀乾坤

 

 

一、2016年7月 8日

早课后读诵《维摩诘所说经》之别聊



上次答应过妙福,有时间时当和大家聊一聊《维摩诘经》。

 

此经经题名为《维摩诘所说经》,因为能说不可思议解脱法的,是不可思议的解脱者维摩诘,所以此经又称名为《维摩诘所说不可思议解脱经》,大家注意看经题后面的附名便知。至于何以称之为“不可思议”呢?这里我们先不解释,等大家通读完几遍本经,能够顺着本经中境、行、教、用的脉络,闻思梳理几遍后,再来提示时自然就能明白了。

 

大家看到本经经名,当下应该就能想到:我们读佛经,绝大多数的经典,说法者那都是谁哪?(妙定师答:佛陀)——佛陀!对的,说法者大都是本师佛陀释迦牟尼。但是这部《维摩诘经》呢,主要的说法者既不是世尊本人,又不是诸菩萨说法,还不是佛陀的十大出家弟子、声闻等众,本经的主要说法者,却是毗耶离国的一位长者居士,他的名号就叫做维摩诘、长者维摩诘。

 

“毗耶离”是梵文的音译,毗耶离还可以译作吠舍离、鞞舍离、鞞舍离夜、维耶离等等,汉语的意思是什么呢?“广博”、“庄严”之意,因此毗耶离国便汉译为广严国、毗耶离城便译为广严城了。广严国方圆五千余里,是当时西域十六个大国之一,而维摩诘大士呢,当时就住在此国的毗耶离城里头,此城也是佛陀涅槃一百年后,七百贤圣第二次结集经典的地方。

 

妙祥师、妙定师记得起来吗?你们当时不在会中吗?不在啊?哦,妙福他可能记得起来(众笑)。总要记得一点嘛,我们今天读诵《维摩诘所说经》,那就是与长者维摩诘大士有缘!对不对?这个缘,不是现在,不是过去一世、两世……可能远在佛陀时代,就曾与长者维摩诘居士结下过因缘……不敢说我们和维摩大士有过什么缘分,但我们也都知道,大家不都是辽西怙主松吉泽仁仁波切莲足下的弟子嘛,他老人家就是真正的维摩诘,对吧?这点以后我们还会讲。

 

 

我们看维摩诘经的开头,“佛在毗耶离庵罗树园,与大比丘众八千人俱,菩萨三万两千”,这话里头说明了什么?至少说明了当年法会,盛况空前哪!然而世事无常,一千多年后的玄奘法师游历到这里时,《大唐西域记》里头的记载讲:整座城市方圆六七十公里,所有的建筑都已经严重倒塌了,宫城里面几乎见不到居住的人。

 

哎,佛陀讲经说法的圣地、七百圣贤结集经典的地方,当地的几百所寺院,基本都已坍塌损坏,保存完好的道场也就三座、五座,僧人非常得稀少。佛陀时代,毗耶离城也是印度耆那教的圣地,玄奘法师经过时,见到那里最多的人仍是耆那教中裸露着形体、行持苦行的天衣派信徒。毗耶离宫城西北五、六里处,法师见到一座寺院,里面还有几位学习小乘正量部的僧人。寺院的边上有座佛塔,就是当年世尊演说《维摩诘经、以及长者维摩诘的儿子——宝积等众敬献佛陀伞盖的所在地,维摩诘所说经中的地名为庵罗树园。塔的东边还有一座佛塔,佛陀的声闻弟子舍利弗等人在那里证得无学位——阿罗汉果的圣地。

 

“维摩诘”这个名字,也是梵文的音译,西藏人以维摩诘所在的“离遮族”译名“离遮毗”,梵文也好,藏音也罢,两种文字的意义依汉语翻译过来,都称之为“无垢称”,要说“无垢”的内涵不就是清净的“净”嘛,而“称”即是称名、名的意思,所以无垢称,又可以意译为“净名”。

 

于是《维摩诘经,又可以唤作《净名经》以及《无垢称经》了。

 

那么何以为“无垢”、何以为“净”呢?过去古代高僧大德们的解释是:从真如本性的角度言之,真如体性从本无生,故亦无灭嘛;无生灭故而无来去、离诸动静、有无二边,言语道断、心行处灭,体性本来清净所以名之为“净”。

 

如果用真俗二谛来区分“净名”的话,“净”表示的是真谛、胜义谛,一切众生本自具足的自性清净心是也!众生迷时处于轮回凡夫之位,虽处凡位,然而此心始终不垢,“菩提自性,本来清净”;祖师诸佛,已入圣位,却不因悟后更添清净。如是不增不减,本然清净,从本清净,法尔清净,三身里头便表示为法性身,佛土中则表示为法性土。

 

“名”者,则表示为名言假立、法相假立、分别假立等等,自性清净之本心,本无大小、亦无方圆,既无相貌、也无形色。禅堂每天的早课,观修观世音菩萨的自解脱法门,“以心观看自之心,无识无别无虚空,不见一法极清净,是住本来空性中!”观察自心时,不见一法,觅之“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但能假名安立,三身中为应化身,佛土中为应化土,三界中的无量无边刹土,乃至五蕴、三科、十八界,统统不出名言境界,正和俗谛、世俗谛相应。

 

这样一来,我们就晓得了:“净”即是体,“名”乃用。就像“我老人家”的假名“喜绕桑波”,喜绕(智)是体,桑波(贤)是用;又禅是体,心是用;妙是体、定是用(妙定)。何以称之为“妙”呢?本来面目远离言说,于不可言说的体性中,能出生、流通不可思议百千万亿大用,故为妙也。

 

“妙福”也是这样的啦,妙是体,妙体里头具足恒河沙数的功德、福德,要用就用,所以称之为有“福(妙福)”,有“祥(妙祥)”,有“定(妙定)”,有“高(妙高)”、有“来”(妙来)、有“果(妙果)”、有“善”……从流知源体用不离啊,所以“净名”者,从名观察,以用彰体,因为体不可见(一有所见,便成非见),所以只能从其用处觅其体性,好比从流推之,便知源头(从流觅源、从流知源);复又以体摄用,净名的名,一切佛性身、佛性土的名言安立,无不从本来清净的“净”之体性流出而为大用,如是体用不离,体用不二,正好揭示、宣扬了本经中人间秽土与佛国净土本来不二的宗旨,如经中《佛国品》云:“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净心净即佛土净”。

 

口里说着不二的见,行上却一点都不二不起来,行起来处处是二,例如他会说:“我参禅就行了,还用念经做什么?我只要一天到晚打坐就可以了。”大家一一日用中还参得禅吗?会得禅吗?咱们禅堂,每天早晚必须课诵,以课诵功德,“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做好早晚两堂功课,正是出家人的本份事之一,日日以课诵、讽诵的薰修之功德,回向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四时吉祥等等,正是我等一切大乘行者日用中的份内事嘛。

 

不会不二法门时,行持上往往偏执一端,例如执坐为禅的人,常住请他(她)进厨房,一百个不愿意。常住出坡劳动时,一万个不愿意,他只爱禅堂里坐着;反过来,有些人看他日用中吧,事事无碍的样子,听他讲说呢,辩才无碍的样子,然而一旦进了禅堂,却连一座都熬不住,不是昏沉就是妄想,什么禅的影子、不二的影子都见不到的。

 

参禅要悟“立处皆真”,大家正当课诵时,课诵与禅还能不二否?出坡劳动时,出坡还能与禅不二否?好比我们禅婆,养了几只爱猫,她却不要念诵,她说:“参禅的人还要念诵?不爱!打打座就那还差不多。”所以禅婆的不二法门容不下念诵。嗯,禅婆的不二法门,就是每天抱着几只猫打坐一会,至于念诵法门里头,上师瑜伽里头,她找不到禅,找不到不二。

 

诸位师兄弟们哪:心净为因,土净乃果,净众生心而得佛土净,如是心净土净,因果丝毫不昧。佛语三藏十二部,指示我辈众生广修无量法门,所谓“众生无量誓愿度、烦恼无量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福智无量誓愿集、如来无量誓愿事”,众生起种种行,无非成佛之因,如是从因至果,从凡到圣,果上所获得的成就,便不外乎正报、依报两种,正报者佛身,依报者佛土,所谓“菩提无上誓愿证、自他法界同利益”也。

 

诸位!“净名、无垢称”又叫做“真净名相”,“真”者一真法界,一真法界本来清净,故名“真净”;因此“真净名相”,还可以叫做“诸法空相”、“诸法实相”,大家还见得万象丛中独露身”,“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吗?

 

要说此法王身啊,天上天下、三界六道,最尊最贵者!尽管最极尊贵,然而的的确确,无功用中人人本具,不假思量时个个不无;物莫能测中,一切众生六根门头放光动地,外化幽玄时,一切众生六境堆里和光同尘;虽然不可思议,一切众生六识巢中现为解脱法门,百姓日用里头,在在处处游戏神通!

 

此大法王身,能令人人不离尘劳恒常清净,不弃五欲即得解脱,不断烦恼便证菩提,不舍生死而般涅槃。纵然历经恒河沙数劫,一切功用,一切境界,犹如一念。如是不思议境、不思议行、不思议用、不思议果,种种不可思议功德,无不肇自此“真净名相”者。


 

二、2016年7月9日

早课后读诵《维摩诘经》之别聊

 

自古至今,在我们汉传佛教里头,人人都晓得维摩诘居士是位弘扬大乘、赞叹大乘的大善知识,显宗里头的大菩萨,却从来没有人知道,长者维摩诘原来也是位密乘教法、金刚乘密续教法中的祖师,且还不是一位一般的传承祖师,竟是位一切金刚乘密法在人间弘传的开山祖师,一位一切金刚乘教法源头上的大祖师!

 

我们研读《维摩诘经》,了知到本经中的核心宗旨,谈的是什么呢?谈的乃是大乘教法中的般若智慧、般若空观智慧!然而此经中宣扬般若空性时,和其他一系列的的《般若》经典并不相同,何以知之啊?我们先看《五灯会元》里头有一首赞叹维摩大士及其法门的偈诵:

 

维摩大士去何从,千古令人望莫穷,

不二法门休更问,夜来明月上孤峰。

 

这首偈诵将维摩诘大士的不二法门,置于妙高峰顶上的一轮皎月,绝顶峰头,离四句、绝百非,然而无限风光,岂可以思量?又岂可以话会?古往今来的无数参禅者、求道者,谁不穷其毕生,心心景仰如奉至尊,孜孜求证如丧考妣?!有人要与毗耶离城里头的长者维摩诘把臂共行么?且先会得不二法门去!如圆悟勤禅师道:

 

无对毗耶彼上人,顶门有眼耀乾坤,

只凭一个无言说,遍界全开不二门!

 

长者维摩诘居士,于毗耶离城中的丈室内独寝一室,示现有疾,开演第一义不二法门之妙法,即连文殊菩萨在内的三十二位大士,穷其舌辩,总不及维摩缄口一默,如是文殊师利菩萨由衷赞叹曰:

 

“善哉、善哉!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真入不二法门!”

 

《般若》诸经,阐扬般若中道的核心,其认识论、方法论,乃是围绕着“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去”的八不中道观而开展的,如是“断疑生信,绝相超宗,顿忘人法解真空,般若味重重”,而本经中呢,却依于维摩大士的不二法门,开显一切尘劳烦恼不能系缚,纵横任运无碍,声闻、缘觉二乘行者不能测、不可思议的解脱境界,而正如本经的另外一个别名——《维摩诘不可思议解脱经》。

 

维摩大士开演的不二法门,涵括了语默不二、小大不二、生灭不二、自他不二、垢净不二、善恶不二、明无明不二、色空不二,乃至佛魔不二、佛我不二、凡圣不二、天宫地狱不二、生死不二、常与无常不二、淫怒痴与戒定慧不二、烦恼及与菩提不二等一切相对待的万法,坛经中六祖慧能禅师一言以蔽之:

 

“无二之性,即是佛性!”

 

如是一切相对,悉皆汇入实相不可思议的解脱境界!这正和密乘教法中,生起与圆满双运,显现与空性不二,本尊与自不二,轮涅不二自然解脱(如《遍空自解》教法中的《三部轮涅自然解脱》之仪轨),心髓大圆满里头心识与智慧不二,阿赖耶识与如来藏不二,以及现空不二、明空不二、觉空不二等等完全相应了也。

 


(录音整理为文字: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原载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