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密自明(明智)上师(下)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极密自明(明智)上师(下)






极密自明(明智)上师(下)

2015年3月  古月禅堂

 

接上篇:极密自明(明智)上师(上)

参考链接:内相胜义的上师


下手做功夫时切莫本末倒置、主客不分,切莫一开始时便认错了定盘星!那个能求外相上师的,能求十方诸佛菩萨的,能把上师金刚总持升现起来的,到底是个什么?回头但向四大五蕴、六根门头猛下疑情!定要发明这个,一朝忽然觑破,彻明彻了彻见原来唯有这里,方是真宝藏处、真根本处!

 

学佛数十年,至今不得真实受用者,何不回头看取一下源头呢?只因无始以来,无视自家宝藏故,念念但向外境、只向六尘缘影的妄心妄境上驰求,使佛捉佛、将心求心,何其愚痴汉也!

 

大家一定要晓得,唯有你自己才是本,若是见到十方诸佛——那是末啊!十方诸佛是被自己所见的“客尘”,非是本来面目的你自己!《楞严经》里头交代得非常清楚,佛陀所有弟子中,那位年龄最大的弟子、最先悟道的弟子——也是佛陀最先摄受五比丘弟子中的憍陈那尊者,他是怎么证得圣果的呢?他却是悟了“不住名客、住名主人”而成功的。

 

从本没有出生、生灭过的,恒时没有来去、去来过的,当知为“主”。反过来,有来有去、有生有灭的境界,统统名之为“客”,就算十方诸佛一时顿现目前,仍然在自己的觉受境界中有来有去、有生有灭,做了一回匆匆过客罢了,这样的十方诸佛怎么会是主呢?

 

“客”又名之为“尘”,《楞严》中“澄寂名空,摇动名尘。以摇动者,名为尘义。”憍陈那汇报佛陀说:澄寂不动、犹如虚空的称之为“空”;摇动不止、好比虚空中微尘的,名之为“尘”。凡是摇来动去,来去无常的,那都是“尘”。

 

主、客不分,修持的本末那就全盘颠倒了。例如口里头、心里头蹦出来的一句“阿弥陀佛”,此“阿弥陀佛”究竟是被谁蹦出来的呢?此“阿弥陀佛”是被谁念出来的呢?就算有能力把阿弥陀佛蹦出来、钉在虚空中,阿弥陀佛也是被你自己蹦出来、念出来的“客”,也是钉在虚空中的“尘”。须知所念出来的是“末”,而那个能把阿弥陀佛念出来、蹦出来的啊,方才是你自己,方才是“主”哪!

 

“参禅须是铁汉,着手心头便判。”禅堂每天早课共修《上师瑜伽》,《上师瑜伽》中曰:

 

“大密光明最上胜乘顶,不他求佛法身本面现”。

 

“不他求佛法身本面现”也可以译成“不求外力法身本面现”、“不求余乘法身本面现”。若非生铁铸就的铁心肠,不肯向自心上承当,禅是参不起来的,他一定得向外依靠他人他力,向外茫茫寻求,精疲力竭,禅师们称此等人为依草附木的精灵,附体在其他人、其他物上的鬼神,自己全做不得主的。

 

请大家有空时,一定要去研读一下佛教史,一定要了解一下各宗各派的传灯史、教法传承史。你一次都不去了解一下历史、佛教史,那就不晓得在我们汉传的大小乘佛教,八大或者十三大宗派里头,那些真正悟道解脱了的,几乎全都出在禅宗里头!我们先不谈是不是开悟证道了,过去虚云老和尚也讲到这个意思:你只要留心注意一下,各宗各派、历代高僧大德们临终时的表现,那些说走就能走的,立地就能走的,百分之九十乃至百分九九,都出在禅宗里头啊!

 

历代学禅参禅的禅师们、祖师们,他们具足了常人所无的大心承当、大雄无畏、超凡脱俗之气魄,禅师们从来不曾做那依草附木的精灵,他们各各当家作主,个个自己顶天立地,内心彻底自由自在,无怪乎他们都能把生死这般大事,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手心里头。

 

返观我们,谁有这种气魄?谁能于一切时、一切地向着自心的起处自肯承当?有人整天斤斤计较:“师父,我修两个咒是不是修多啦?我可不可以念两个法?”“哎呀,今天我又做了多少功德,今天我又累积了多少资粮”——更多婆婆妈妈的我就不举罢了。三三两两的学佛人遇到一起,没见到有人能举一举如何参禅、如何用功的,到处只见到一些“我又做了多少功德,做了多少慈善,我又到哪里朝了山、烧了香”的人——请大家留心历代诸种《传灯录》,灯录里头到底有没有一位是这样记载的:某某禅师做了多少慈善开悟的?某某禅师朝拜了多少座山头开悟的?你又要留心悉达多太子的成道经历,太子本可以在家做国王、做大慈善家的,但是太子却选择了剃发出家,独向雪山苦坐六年,菩提树下四十九日,悉达多太子整天忙着朝山,忙着做功德、做慈善去了吗?

 

你又留心虹化祖师白玛邓灯尊者,噶举巴的密勒日巴尊者,九年山洞中苦苦坐禅,是忙着朝山、做慈善、做功德去了吗?当年虹化祖师想去印度、五台山等地朝拜,他的根本上师显现了很生气的样子说:“儿啊,获得了正法后仍然到处闲散转走,这是中了邪的表现!与其走破九双鞋,不如坐烂一席垫!不转诸地,当绕寻心。你若真听我的话,就回家乡去,在朗朗圣山,专心修行,这样方能成满自他二利的重大义利,这就是我老衲的真实想法!”

 

虹化祖师心生惭愧地在上师跟前发下猛厉的誓言说:“呜呼!哀哉!真可怜!暇满难得速趋死,已悟心性若不修,诚如国王失王位,已悟心性若不修,当愿不断勤修见!欲去朝山为魔诱,当愿不断勤修见!已悟心性若不修,当遭一切空行谴,唯愿不断勤修见!已悟心性若不修,当受护法饮心血,惟愿不断勤修见!宁可速断我寿命,当愿不断勤修见!”祖师这样发愿后,便独身一人,去到朗朗神山东面的悬崖峭壁、只能勉强容纳一人坐下来的山洞中,以泥封门,闭关九年,终于证得轮涅无二的佛果。

 

尤其身为出家人,不做农民事种作,不做工人事生产,不做商人忙生意,一切工农仕商总都不做,一袭袈裟、一蒲团者,更要体证大道,发明生死大事,当来接续正法眼藏,坐微尘里转大法轮。

 

当然我不是反对做慈善,不是这个意思。“放生救物、如救己想”,这是慈悲菩萨行的用处。然而此“用”,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流出来的呢?从何流出来的尚且不明,谓之无明做主,谓之生死缠缚,谓之轮回流转。佛陀出世,先教人发明根本大事,开、示、悟、入佛之知见。大家不闻《六祖坛经》中五祖大师忠告云:“世人生死事大,汝等门人,终日供养,只求福田,不求出离生死苦海。汝等自性若迷,福门何可救汝?”

 

一切功德、慈善总不离自己,所有功德、慈善总从自己体性中流出,“大用现前,不存轨则”,“荡荡无碍,任意纵横”,“行住坐卧,触目遇缘,总是佛之妙用,快乐无忧,即名为佛”——且先发明这个自己是怎么回事!且先奋力发明本源,更莫愁枝末,要懂得什么是本什么是末,尤其那些抛弃世间法的出家者,更要懂得“直截根源佛所印”,处处不离根本而用功,摘叶寻枝上斤斤计较,何其可怜悯者。

 

参禅的人又切莫压良为贱,没有顶天立地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学不得禅、参不得禅。要说居士们整天婆婆妈妈,见了师父不是聊婚姻、家庭怎么样,就是问小孩升学、家人工作生意怎么样等等。以前在辽西仁波切、在觉海堪布那里,经常见到居士们请求上师打卦问这问那的,也有不少汉地的居士们委托我去求上师仁波切、求堪布师父打卦的。禅心自己,于所有依止过的师父们面前,好像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俗事开过一次口。当然,这也不能怪居士们啊。因为我们的在家居士,都要过日子,都要过生活,压力山大很难的。要是一位出家人,已经抛亲割爱,却还和一位整天婆婆妈妈的俗人一样,有什么出息?

 

禅心刚出家的前五年都住禅堂,自己的记忆中五年里头不曾跟人聊过一句世间的俗话!白天禅堂里打坐,晚上回寮房空荡荡地,只在一张凳子上盘腿坐着,心心念念扑在做功夫上,虽然这样,求一座清净心依然都得不到!所以啊,我就真的不明白各位怎么能做到?当然咯,大家可能都是上根利器、菩萨化身,所以修的都是“一刹那即能成佛”的法门,而过去的祖师们、禅师们、证悟者们根器“太差”,他们动辄出离数十年,山洞中、深山里头数十年如一日地泡在禅修中,他们的根器真的比我们“差”也,所以我们好几天中,才会想起来只要修上几分钟、几十分钟的“刹那成佛法”就好了。

 

如果你是位铁骨铮铮的大丈夫,那就不会整天搞些压良为贱的活。诸佛祖师们一再指示:人人天真本来佛,只须向自己脚跟下猛省觑破去!你自己的心就是佛,即心即佛!莲华生大师在给上等根器的王臣弟子直指时也说:“哦,你自己就是佛、汝心即是真佛!”有的弟子一听也就悟了。

 

禅堂课诵经常念到的《遍空自解无修成佛法身迁识法》中,每一段金刚偈颂的结尾都这样说:

 

“自明智慧本始界中迁,自心即佛证悟祈加持!”

 

这不正是禅宗祖师们的“直指本来清净土,回光刹那证无生”吗?不正是“即心即佛、是心是佛、是佛是心”以及“心外无别佛,佛外无别心”的禅吗?不正是《愣伽》中“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的法吗?两者间究竟又有何差别呢?

 

志公禅师说:

 

“不解即心即佛,真似骑驴觅驴,世间几许痴人,

将道复欲求道,一念之心即是,何须别处寻讨。”

 

黄檗禅师云:

 

唯此一心即是佛,佛与众生,更无别异即心是佛。”“若离于心,别更无佛。”“汝心是佛,佛即是心,心佛不异。故云,即心是佛。若离于心,别更无佛。”“祖师西来,唯传心佛,直指汝等心本来是佛。本来是佛,不假修成。”

 

圆悟克勤禅师上堂开示:

 

“全心即佛,全佛即人,人佛无异,始为道焉。”

 

高丽国国师普照禅师在《修心诀》感叹道

 

“三界热恼、犹如火宅,其忍淹留、甘受长苦。欲免轮回、莫若求佛,若欲求佛、佛即是心。”

 

又云:

 

“嗟夫!今之人迷来久矣,不识自心是真佛,欲求法而远推诸圣,欲求佛而不观己心。若言心外有佛、性外有法,坚执此情、欲求佛道者,纵经尘劫,烧身炼臂,敲骨出髓,刺血写经,长坐不卧,一食卯斋,乃至转读一大藏教,修种种苦行,如蒸沙作饭,只益自劳尔。但识自心,恒沙法门,无量妙义,不求而得。故世尊云:普观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又云: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如来圆觉妙心。是知离此心外,无佛可成。过去诸如来,只是明心底人,现在诸贤圣,亦是修心底人,未来修学人,当依如是法。愿诸修道之人,切莫外求,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

 

是故要会得自己吗?现前一念之心好自看去、好自疑去!即此便是实相胜义上师——极密自明上师金刚持也!看到有朝一日,忽然桶底脱落,始信佛陀原本不失,就在自家;始信千佛万佛,无不都从自己一心流出;始信千祖万圣,无非只是自家门头的光影!

 

但是偏偏还是有人信不进去,他偏偏要怀疑自己:“自己怎么就是佛呢?”接下来什么念头都会生起来,跟随无始以来的习气老路漂泊去了、流浪去了,一点觉知都没有了,你要在“自己怎么就是佛呢”这一念即将升起来的刹那,当下便能回光猛照,看此一念究竟是个什么?有没有生起来的来处?有没有形象和颜色?有没有位置和大小?这就称之为看话头、照顾话头——一念将生未起时就要看到它的本质啊!如果等此念头都起来了,乃至念头都过去了,才想起去看它、质疑它,那就成了话尾而不是话头了!能看到话头,就是《楞严经》耳根圆通中的入流——入自性之流的修法;若只看话尾的,那真是出流——出流向生死的了。出流向生死、入流成解脱,明白了么?

 

《楞严经》云:将闻闻佛佛,何不自闻闻。“百年三万六千日,寻声逐色唯出流。”“入流者”狮子扑人,“出流者”韩卢趁块若人将一块骨头抛出来,骨头喻一切念头、一切问题、一切所思所想,有大智慧的狮子,根本不看骨头,狮子会直接扑向那个抛骨头的人!何以故呢?因为千百万亿的念头和妄想,无非只是那个人抛出来的,只要在根本上解决了扔骨头的人,那么一切念头,一切所思所想等枝叶,无不统统解决无余!

 

而那些没有智慧、懵懵懂懂的土狗们,则不懂得扑向那个将念头抛出、将骨头仍出来的人,它们只顾追骨头、啃骨头,完全无视那位将千百万亿骨头抛出来的人。出流者一念才生,百千万念随之而起,念念流浪、念念漂泊时从不自看,于是一辈子中,专门搞些以心捉心的卖力活动,到处向外去求佛、求解脱,这就是“压良为贱”了!

 

“压良为贱”者就是自己看不起自己嘛!把自己贱卖给他人作了奴婢,一生尽给别人为奴为仆去了。一辈子辛苦奔走,迷失在“活佛”、“成就者”,乃至于诸佛菩萨的光环里,到处向他人求解脱,东问西问,就是从来不回头看那个能使你东跑跑、西求求的是什么!

 

一生东奔西跑的迷茫者,到处寻找神通更大的师父、行为更神秘的隐士、名号更伟大的上师。上师不行要导师,和尚、喇嘛不行要活佛,喇嘛、活佛不行要法王,法王不行还要什么呢?———法王之上还有什么禅心也搞不清楚了也!

 

向外寻求、处处碰壁,唯独不回头看下那个四处能求的是谁?恰似贱卖了自己,甘愿给他为奴为仆,心性从此懦弱得毫无自由、自主可言。

 


古月禅堂日日缠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