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乘中的证空见修之差别(上)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诸乘中的证空见修之差别(上)








诸乘中的证空见修之差别(上)

 

接上篇:一乘圆教中的无作四谛





一、生灭四谛所决定的藏教之证空

 

我们解释了四种不同的四谛之见:生灭四谛、无生四谛、无量四谛、无作四谛,讲了那么多都是道理、义理的方面,大家不一定马上能听明白。那么现在我再举一法,讲个比喻,也许你就明白多啦。例如水里头的月亮——“水月”此法,如果我们把现在的身蕴、人我(身我),比喻为水月的话,那么原始佛教里头的行者、藏教里头的行者,他们怎么证得水月(即人我)是空的呢?大乘佛教,例如通教、圆教中的行者,他又是如何证得水月的空性呢?

 

如果是一位藏教的行者、追随原始佛教教义教观的行者,他便会基于生灭四谛的原则:水月此法,只是世俗谛中生起来的一个概念跟观念,或者表达方式。水月之所以存在,那是还没受到分析、看似恒常的事物——万法之一,因为我们的心里头,实实在在、坚固执着地认取了水月,乃为真实存在、实有本性的一法,所以便对水月生起贪恋,就像多情的诗人,对着月亮也会生起满腔的惆怅。哦,就像猪八戒老兄,看见水月,就会想起广寒宫中的嫦娥,便会生起“此恨绵绵无绝期”的痴心苦恼来,这不正是集谛中见、思二惑所摄的无明烦恼吗?如何灭除这个烦恼——苦谛所摄的苦果呢?那你只要灭了招集苦和烦恼、集谛所摄的迷乱知见便可以了。

 

那么灭苦的具体方法,就是运用我们曾经反复讲解、解释过的析法真空,破除身我见的基础禅观中再三讲解过的,以如是分析、如是观察、如是质疑的手段,将水月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十六,最后分解到不可再分的最极单位——连阿罗汉之天眼都见不到的零虚尘——七个单位的零虚尘方能为阿罗汉的天眼见到。观修到了这里,之前世俗中非真实的“水月”之概念、之执取、之认同,便能荡然消失、瓦解无存,心识妄想也随着抉析时不可再分的极微豁然而空了,一空则定,空定的同时照见实相——水月此法基于究竟自性而存在的、不可再分的“空”之胜义因此便证得了!这就是小乘佛教、阿毗达摩中“人我空”,以及实生实灭四谛范畴中的内观之法或者证空的手段及方法。

 

我们举过一朵花的例子,在没有观察、分析之前,“花”似乎是真实存在的一法。要承认一朵花的实有本性,那么此花必须具足唯一的本质、恒常的本质,以及具足独立的本质、特质、自性等等。


...点此登录后才能查看剩余内容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