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门眼把定世界,涵盖乾坤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沙门眼把定世界,涵盖乾坤






沙门眼把定世界,涵盖乾坤

——玄沙师备禅师语录选译

白话:释禅心

 

一、三界无安,犹如火宅

二、大海里坐,展手问人乞水吃

三、昭昭灵灵,认贼作子

四、沙门眼把定世界,涵盖乾坤

五、无缝塔

六、火炉阔多少?

七、无底桶

八、如何接引盲、聋、哑三种病人?

 

 

一、三界无安,犹如火宅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且汝未是得安乐底人,只大作群对干他人世,遮边那边飞走,野鹿相似,但知求衣为食。若恁么,争行他王道?——《玄沙师备禅师语录》

 

白话:三界中本无安宁之处,犹如熊熊火宅里头备受煎熬。诸位且是尚未获得安乐的人,却整日里成群结队地做着俗人们的事,今天这边走,明天那边飞,跟一群到处游走的野鹿一样,但知逐衣追食而已。若是这样,怎么能施行佛法王(正)道呢?

 

业识茫茫,无本可据。沙门因什么到恁么地?只如大地上蠢蠢者,我唤作地狱劫住。如若今日不了,明朝后日,看变入驴胎马肚里,牵犁拽杷、衔铁负鞍、碓捣磨磨,水火里烧煮去,大不容易受,大须恐惧好!是汝自累,知么?若是了去,直下永劫,不曾教汝有遮个消息。若不了此,烦恼恶业因缘,未是一劫两劫得休,直与汝金刚寿命,知么?——《玄沙师备禅师语录》

 

白话:业识茫茫,至今没有根本可以依靠。说要了生死的出家沙门、佛弟子,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各位混到这种地步?只如大地上蠢蠢动着的,我把它们都叫做地狱中长劫住、长劫受苦受难的!如果你们今天不能了悟、现在不能了断,那就眼看着明朝、后天便要投胎到驴子、马腹中去了。彼时头牵犁、身拽杷,口衔铁、背负鞍,碓磨捣米,向火里烧、水里煮着死了去,太难忍受了,应当恐惧哪!这些都是你们自己束累了自己。知道吗?现在就能当下彻了的话,那么直到永远,再也不会让你遇着这苦难;若是现在还不能了悟,未来的烦恼恶业因缘,也不是一劫两劫便可以放过你们的。金刚寿命一样的苦难,将会长期如影子一般地跟随着你们,折磨着你们,还知道吗?

 

 

二、大海里坐,展手问人乞水吃

 

汝诸人如在大海里坐,没头浸却了,更展手问人乞水吃。夫学般若菩萨须具大根器,有大智慧始得。若有智慧,即今便出脱得去。——《玄沙师备禅师语录》

 

白话:你们这些人就像坐在大海里头,头都进去了,却还伸出手来向人讨要水喝!发心学般若菩萨,必须具足大根器,有大智慧才能成功。真具大智慧,当下就能了脱生死。(博山禅师评:大根器者,一闻千悟,得大总持,说个出脱字,早是方便之词也。为什么呢?从来不曾系缚故!)

 

若根器迟钝,直须勤苦耐志,日夜忘疲,无眠失食,恁么急切尽一生去。更得人荷挟,克骨究实,易得构去。且况如今谁是堪任受学的人?——《玄沙师备禅师语录》

 

白话:倘若是钝根的人,那就必须勤苦忍耐,发长远志,日夜之中忘疲忘倦,不睡觉不吃饭,尽此一生,就像死了父母一般,急急参禅办道去呀!更要得到明眼善知识刻骨般的锤炼,透顶彻脑般的指示和提携。如此切实做去,了脱生死大事也不难。然而现在的情况却不是这样啊——这里哪个是堪能受学、堪能承当的真汉子呢?(博山禅师评:尽大地人都堪任,惟除无知不具信根者,纵是释迦佛来放光动地,其奈尔何?

 

莫只是记言记语,恰是念陀罗尼相似,蹋步向前来,口里哆哆和和地,被人把住诘问着,没去处,便嗔道:和尚不为我答话。恁么学,事大苦。——《玄沙师备禅师语录》

 

白话:你们这些人啊,切莫别人说什么就记下什么,就像念咒似的,走到哪里,嘴巴里头嘟嘟囔囔、神神叨叨地念个没完没了!一旦被个明眼人揪住问着,只能干瞪着眼睛什么也说不上来,还要嗔怪地说:和尚自己不为我答话!这样学佛学法的人,真是煎熬逼迫的大苦恼汉啊!(曰:记言记语者,谓之杂毒入心,故纸堆中专食他人唾沫者也)

 

三、昭昭灵灵,认贼作子

 

知么?有一般坐绳床和尚,称善知识,问着便摇身动手,点眼吐舌瞪视。——《玄沙师备禅师语录》

 

白话:还知道吗?有一帮人,坐在绳床上自称和尚,被人称为开导他人的善知识,谁要问他一句,他便摇身摆手,挤着眼珠、吐着舌头、瞪着问者和虚空。(博山禅师评:此等之流,通身是魔,通身是病,到腊月三十日,未免闹去在。

 

更有一般,说昭昭灵灵,灵台智性,能见能闻,向五蕴身里作主宰。恁么为善知识,大赚人。知么?我今问汝,汝若认昭昭灵灵是汝真实,为甚么瞌睡时,又不成昭昭灵灵?若瞌睡时不是,为什么有昭昭灵灵时?汝还会么?这个唤作认贼为子,是生死根本,妄想缘起。——《玄沙师备禅师语录》

 

白话:更有一等自称开悟的人,说什么昭昭灵灵,灵台上的智慧觉性,能见能闻,便是四大五蕴身田中的主宰,凭此做了人家善男信女的善知识,也实在是太坑人了啊!现在且来问你:如果昭昭灵灵就是你们的真实本来面目,为什么才一打起瞌睡来便没有了呢?既然瞌睡时没有,那为什么平时又有了昭昭灵灵?你们领会了吗?现在领悟了吗?什么叫做认贼做子、本末倒置?你们所谓的昭昭灵灵正就是也!即此正是你们累劫中轮转生死的根本——无始以来以攀缘生灭妄想,强制做了自己主人翁的习气!(博山禅师评:此是弄精魂汉,瞌睡时既做不得主,生死到来作么生折合:一生胡乱做去,岂但哄人,皆自哄耳。

 

汝欲识根由么?我向汝道:昭昭灵灵,只因前尘色声香等法,而有分别。便道:此是昭昭灵灵。若无前尘,汝此昭昭灵灵,同于龟毛兔角。仁者!真实在什么处?汝今欲得出他五蕴身田主宰,但识取汝秘密金刚体。古人向汝道:圆成正遍,遍周沙界。——《玄沙师备禅师语录》

 

白话:你们想明白根由、昭昭灵灵究竟是个什么吗?老衲告诉你们吧:所谓的昭昭灵灵,只是你们眼耳鼻舌身面对色、声、香、味前五尘时,所生起来的分别心!你们的昭昭灵灵,无非就是六根所对的前尘罢了;假如没有了所缘的前尘,你们的昭昭灵灵,真的就成为了子虚乌有的龟毛兔角了!诸位!真正的本来面目在什么地方?现在想从五蕴身田的主宰中超脱出来,只须向自己的五蕴身田中认取秘密金刚自性即可!如古德们给你们的指示:圆满成就正遍知的觉悟,周遍恒河沙的法界。(博山禅师评:秘密金刚体,即圆成正遍;遍周沙界,分明向汝道。须是全身拶入,始得。)

 

 

四、沙门眼把定世界,涵盖乾坤

 

师云:是汝诸人见有险恶,见有大虫、刀、剑诸事来逼汝身命,便生无限怖畏。恰如世间画师,自画作地狱变相,画大虫、刀、剑了,好好地看着,却自生怕怖,亦不是别人与汝为过。汝如今欲免此至惑么?但识取金刚眼睛。若识得,不曾教有纤尘可得露现,何处更有虎狼刀剑解嗋吓得汝?直至释迦,如是伎俩,亦觅出头处不得。所以我向汝道,沙门眼把定世界,函盖乾坤,不漏丝发,何处更有一物为汝知见?如是出脱,如是奇特,何不究取?——《玄沙师备禅师语录》

 

白话:玄沙师备禅师说:各位见到有险恶,看见老虎、刀剑等来威胁逼迫你们的身体性命,于是生出无限的恐怖畏惧,这就恰如世间的工画师一样,自己画出地狱变相,画出老虎、刀剑后看来看去,越看越怕,如此自生恐怖,诸位正是这样的啊!明明从虚幻自心中幻化出来的虚幻之物,个个都恐惧得不得了,此决定不是别人给你们造出来的过错!现在要想从这种迷惑幻觉中清醒过来吗?只须用你们自己的金刚眼就行了!如能在这里识得,哪里会有纤尘实法的存在呢?哪里还有什么老虎、刀剑能威胁、恐吓到各位呢?纵然是释迦牟尼,如果都像你们的伎俩一样,他都觅不到一个可以出头的地方(找不到一条觉悟的出路)。所以我对你们讲,沙门眼能把定住世界,涵盖着乾坤,不会遗漏全体中的一丝一毫,哪里还有一物能让你觉知觉见的呢?像这样的超脱之事、这样的奇特之事,诸位为什么不去好好彻底参究一番呢?

 

五、无缝塔

 

师一日随侍雪峰游山,雪峰指一片地曰:“此处造得一所无缝塔。”师曰:“高多少?”雪峰乃顾视上下,师曰:“人天依报即不如和尚,若是灵山授记,未梦见在。”峰曰:“汝又作么生?”师曰:“七尺八尺。”——《玄沙师备禅师语录》

 

白话:一天,玄沙师备随侍雪峰和尚去游山,雪峰忽然指着一块地说:“这里正好建个无缝塔。”师备随即问道:“高多少呢?”雪峰和尚举目上下打量了下虚空。师备说:“人天福报和尚您是有了,要说灵山上的授记,和尚还没有梦见也!”雪峰禅师反问:“那你说多高呢?”师备回答说:“七尺八尺。”

 

 

问:“如何是无缝塔?”师曰:“这一缝大小?”玄觉云:“丛林中道:‘恁么来何处得无缝?’还会得著不著?”——《玄沙师备禅师语录》

 

白话:有一位僧人问:“什么是无缝塔?师备禅师反问:“这一条缝大小怎样?”玄觉禅师说:“丛林中说,‘如此说来,那么什么地方才能得到无缝塔?’还能领会到吗?”

 

六、火炉阔多少?

 

雪峰曰:“世界阔一尺,古镜阔一尺;世界阔一丈,古镜阔一丈。”师指火炉曰:“火炉阔多少?”雪峰曰:“如古镜阔。”师曰:“老和尚脚跟未点地。”

 

白话:一次雪峰和尚说:“世界阔一尺,古镜阔一尺。世界阔一丈,古镜阔一丈。”侍者玄沙师备便指着火炉问和尚:“火炉阔多少?”雪峰答:“像古镜那般阔。”师备说:“老和尚的脚跟并没有点在地上哪!”

 

七、无底桶

 

文桶头下山,师问:“桶头下山几时而归?”曰“三五日。”“归时有无底桶子将一担归。”文无对。归宗柔代云:“和尚用作什么?”——《玄沙师备禅师语录》

 

白话:寺院中专管桶器的文桶头准备下山,师备禅师问他:“桶头下山,什么时候回来?”文桶头答:“三、五天吧。”禅师说:“见到没有桶底的木桶,回来时带两只来。”文桶头无言应对。归宗柔禅师代为回答:“和尚用来派什么用场?”

 

八、如何接引盲、聋、哑三种病人?

 

师有时垂语曰:“诸方老宿尽道接物利生,且问汝,只如盲、聋、哑三种病人,汝作么生接?若拈搥竖拂,他眼且不见;共他说话,耳又不闻,口复哑。若接不得,佛法尽无灵验。——《玄沙师备禅师语录》

 

白话:玄沙师备禅师有时对僧众弟子们说道:“诸方各地的禅门老宿们,都说自己在接引学人、利益众生。姑且问你们一下,堂中来了盲、聋、哑三种病人,如何接引他们呢?如果拿起鼓、竖起拂尘,盲者他却看不见;若宣讲开示,语言三昧如流,聋子又听不着;而那位哑巴,开口不得,说话不能。倘若你们接引不了这三种病人,那么至高无上的佛法,不是全无灵验了吗?!

 


古月禅堂日日缠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