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祖到这里也得吞声忍气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佛祖到这里也得吞声忍气







佛祖到这里也得吞声忍气

 


此事若不从自心契悟一回。纵有见解如说食不饱。大丈夫儿决不说了便休自相欺诳。若不踏到底。定是不肯住。到底人始不被诸法缘转。自有通变解向。有佛处趁一步。无佛处放一着。使一切圣贤挫折他不得。讨甚巴鼻。天地阴阳算计拘束他不得。因果罪福其柰尔何。直饶佛祖到这里。只得吞声忍气。何况其余。盖为得大总持王三昧也。切宜珍重。

——寿昌古佛·无明慧经禅师上堂法语

 

 

古月禅堂葛藤释:

 

明心见性这件事,如果不是打彻自己——从“外遗失世界、内脱落身心”——“能所双亡”这里痛悟一回,纵然有千千万万的超凡见解,正如吃饭永远只停留在嘴巴的讲解上——要解决饥饿——还须从咬着第一粒米开始。大丈夫参禅切须撩起便行,无常迅速,再也不能停留在知解道理、自己骗自己的层面上了。参禅的功夫,要一口气做到底,疑情没有粉碎之前决不能半生不熟地中途休歇。功夫一路做到底、踏到底的人,方能不被外缘所转,遇境临机时通身是路,所向处处无碍。有佛的地方赶快迈过,没有佛的地方也要把它放下。

 

果真这样的话,一切贤圣浑身解数使劲都挫折不了这样的人,一切圣贤在他那里捞摸不到什么把柄,天地阴阳算计拘缚不到他,一切因果罪福也奈何不了他,就算佛祖到了他的面前也得忍气吞声,何况又是其他呢?只因为他得到了大总持王的三昧,例如:

 

总持了一切得念和一切失念,无非都是解脱;

 

总持了一切建立法与一切遮破法,齐齐称为涅槃;

 

总持了智慧和愚痴,通通名为般若;

 

总持了一切生产治业乃至外道与佛法,同是菩提真如无异境界;

 

总持了天宫和地狱都为净土;

 

总持了轮回和涅槃、众生与国土无不同一法性;

 

总持了有与无、高与低、来与去、生与死、一与异、烦恼与菩提毕竟解脱!

 

请大家切须珍重!

 


禅心再添葛藤:

 

真发心参禅的人,不离日用平常的一切见、闻、觉、知处做功夫。然而,究竟是谁,能于一切日用中起见、闻、觉、知的作用呢?

 

首先返观、质疑此身:

 

凝视此“身”,此身是由地、水、火、风的四大因缘和合生灭而成,此四大生灭因缘和合的“身”,仍是被见、被闻、被觉、被知的“物”,那么究竟是谁,能见、能闻、能觉、能知此一“身”或者“物”的呢?

 

况且,此四大还是无情之物,无情的物,怎么能能见?怎么能能闻呢?怎么能能觉、怎么能能知呢?

 

其次再返观、质疑此心:

 

若说是攀缘六尘外境的“心”或者“心意识”,日用中具足能见、能闻、能觉、能知的作用,那么“此一心”,不是可以分为“过去心、未来心、现在心”这三者吗?如是返观、质疑三心,然而:

 

过去的心已经灭去,已灭的心,怎么能能见、能闻、能觉、能知呢?

 

未来的心尚还没有升起,尚未升起的心,怎么能能见、能闻、能觉、能知呢?

 

如是,过去已灭的心不能见、闻、觉、知,未来尚未升起的心不能见、闻、觉、知,故知现在心,当然也不能见、闻、觉、知,因为现在心,必定基于过去和未来,才能成立故!

 

三心既然都不能见、闻、觉、知,那么此一心,又怎么能见、闻、觉、知呢?

 

故知,身和心同属虚幻不实的泡影,那么能见、能闻、能觉、能知的,究竟又是谁人呢?

 

行住坐卧的在在处处,要把个究竟是谁见、是谁闻、是谁觉、是谁知的“好奇之心”提起来——“好奇之心”果真生起来时,一定要在这里讨个下落,正就是参禅的疑情。

 

疑情吞之不得——不得自己意根下做思量、下注解,一切思维拟议卜度总不离见、闻、觉、知之故;疑情吐之不得——不得求佛、求祖师、求他人、求经典说破,一切外求所得总不离见、闻、觉、知之故!

 

过去高峰祖师说:“学者能看个话头,如投一片瓦块,在万丈深潭,直下落底。若七日不得开悟,当截取老僧头去。”赵州古佛云:“汝但究理,坐看三二十年,若不会,截取老僧头去!”又云:“你向衣单下坐十年,若不会禅,截取老僧头去。”虚云老和尚说:“同参们,这是过来人的话,是真语实语,不是骗人的诳语啊!”——禅堂中的同参们哪!古往今来的过来人,凭什么如此信誓旦旦?他们究竟着了哪门子死急,要向大家发出“截取老僧头去”的毒誓呢?



  古月禅堂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