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山省念禅师与“草贼大败”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首山省念禅师与“草贼大败”




2015-05-10 


禅心:
临济宗传到风
穴延诏禅师时,有一天,风穴流着眼泪对侍立在身边的知客师念法华——首山省念说:不幸临济之道,至吾将坠于地矣!”——真是不幸啊!临济宗的法脉,难道真的传到我这一代、在我手上坠灭掉吗?


原来临济禅师离开自己的师父——黄檗禅师到镇州开临济一宗时,仰山禅师曾有“临济一宗,至风而止”的谶语,仰山禅师预言临济一宗,传到风穴就会完了。


智照:祈请禅心师大弘禅法,大振宗风,使我中华禅法代代相传,普利群生!


禅心:
首山满心疑惑
,小心翼翼地问道:观此一众,岂无人焉?”——您老人家不用这么伤心吧?您看我们这里,僧众这么多,参禅修道的禅和子这么多,济济一堂中,难道就没有一个可以接您法脉的吗?


风穴叹了口气,低沉地说:聪明者多、见性者少!”——“哎,我看都是聪明伶俐的多,真识得本性的,却找不到一个啊!”禅师对于自己门下徒有聪明机敏、却无一个悟道者,充满了悲哀!

大家可以想见,一位善知识,无论他自己的成就如何辉煌、如何伟大,但若其门下出不了一位真正的人才,来接续法脉、传承慧命的话,那么即使轰动一时,不也是一件很悲哀的事吗?

妙湛:今人法卷传法都习惯了,还引以为荣。

如日海宝大白:今人还假冒法卷呢。

青芽:师父门下定会法脉昌隆、法嗣兴盛的!宗风永振,觉花香遍禅林;祖印重光,传灯燃周大地!

妙镜:老和尚不容易。


禅心:

举当今时代讲讲,无数“大师们”轰轰烈烈的“心灵法门”、“修道法门”、“静心法门”纷纷出山出世,观察他们的法门,不是假托于“神”说,就是狂妄自大的自创法门,他们将一点点处处蹩脚、处处漏洞,贫乏、错误得可怜的儒、释、道、天主、基督等各大宗教中的内容东拼西凑起来,有者再糅合一些新时代里头的心理学、科学、哲学等四不像的知识,杂烩成一个又一个的横空出世的庸俗法门,迎合世间太多欲求解脱的无知者们!

 

妙心:师父传授弟子的是明心见性的最方便法。

 

禅心:
“大师们”自己毫无成就,只不过一
个个赚得金盆满满,名利双收,只可怜了世间无数急功求利、愚痴盲目信仰的人们,他们不花一点时间,以历史的眼光,去观察、了解一下真正能解脱的教法和传承,他们不知道即使追随了真正的法脉,依止了集历代成就祖师们,代代延续传承下来的,真实具足了法的生命力、加持力的法脉传承,尚且不一定能获得成功,何况是骗子大师们的自创法门!

 

妙湛:这些人善于钻牛角尖,怎么也拉不回头。

 

禅心:
首山听禅师
这样一讲,面有惭色、鼓起勇气问风穴:
“如某者如何?”——您看我怎么样呢?

 

穴曰:“吾虽望子之久,犹恐耽着此经!”什么意思?原来首山省念又名念法华——首山原是五代末、北宋初时期的山东莱阳人,他出家后行脚天下,修持蛮刻苦、精进的,他把一部《法华经》念得滚瓜烂熟,他的修持法门就是天天要念一部《法华经》,所以风穴对他说:“我对你啊,早就寄予了很大的期望,但是担心你沉溺在一部《法华经》里头不能自拔啊!”


诸位!不到祖师门下,任你经诵三千部,也歇不得累生狂!祖师门下磨砺一番,才有“经诵三千部,曹溪一句亡”的千古佳话!辽西阿格旺波尊者的语生大弟子——白玉智旺仁波切也说:“若人把大藏经念上一亿遍,这个功德不可思议,但是其人并不能因此开悟解脱!”——“嗟夫!今之人迷来久矣,不识自心是真佛,欲求法而远推诸圣,欲求佛而不观己心。若言心外有佛、性外有法,坚执此情、欲求佛道者,纵经尘劫,烧身炼臂,敲骨出髓,刺血写经,长坐不卧,一食卯斋,乃至转读一大藏教,修种种苦行,如蒸沙作饭,只益自劳尔。但识自心,恒沙法门,无量妙义,不求而得!”

 

诸位!三千部法华是末,能把三千部法华诵出来的是本!千万莫本末倒置了去!还参得到底是谁,把三千部法华诵出来的呢?!

 

妙心:但识自心,恒沙法门无量妙义不求而得。

禅心:
诸位!四大总集的心咒是末,能把四大总集心咒流露出来的是本!诸位!观无量百千万亿本尊的是末,能把无量百千万亿本尊流出来的是本啊!还能在本上,猛着精彩么?

 


宗杰:某的愚蠢颠倒,也是看那在痴望错乱的?

虎弟―妙湛:@宗杰 傻呆呆看不行,要质疑进去

宗杰:哦,咋质疑法?

妙湛:睁大了心眼,穷尽力气,看这流出万法的,究竟是甚么?!不能只看一次两次就罢,要绵密看,真正起了疑情。

 

禅心:

有位参禅的和尚问投子大同禅师:“还有没有比全部经、律、论三藏更特殊、更稀奇一点的事呢?”投子禅师答他:“有啊!且看那个能把经、律、论这三藏流出来的那个!不就是比全部经、律、论三藏,更特殊、更稀奇的吗?”


云门祖师文偃禅师,一天在寺院中随众搬柴,禅师从地上拈起一小块柴片,又抛在地上,说:“三藏十二部经论的全部佛教,只是为了说明这个。”


诸位!你离了这个,要是能把柴捡起来、抛起来,你离了这个,若能把大藏经的一字一句流出来,截了老和尚的头去!

宗杰:我有个朋友酷爱禅宗,可以分享这些话吗

禅心:

今日缠,禅某人还没说完也。

 

师曰:“此事可事,愿闻其要!”——您放心吧,要俺放下法华经此乃小事一桩!我就听您的指示做去!穴遂上堂(诸位且注意,最上乘的禅法,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指示给弟子们的哦!)举世尊以青莲目顾视大众,乃曰:“正当恁么时,且道说个什么?!若道不说而说,又是埋没先圣,且道说个什么?”——风穴禅师于是集合寺院的四众弟子,郑重上了法堂,先举当年世尊以青莲眼环顾大众的公案,问大家道:“正这么时,大家且说看,佛祖究竟说了个什么?!如果你们中有人,回答此是不说而说,便活生生地埋没了先圣,你们说说看,佛祖究竟说的什么?!”


hi,各位,寺院来客人了,禅某人先去招待喝茶!

嘎绒:阿弥陀佛

 

禅心:
师乃拂袖去。穴掷下拄杖,归方丈,侍者随后请益,曰:“念法华因甚不祗对和尚?”穴曰:“念法华会也!”


省念听到这里,拂袖出了法堂!风穴延诏于是扔下拄杖,也回方丈室去了!侍者和一群禅僧们紧跟着禅师到了丈室,侍者问道:“念法华为什么不答对和尚,却甩手走了呢?”风穴高兴地说:“念法华这回是真的悟啦!”

第二天,风穴禅师再问一位弟子,世尊当年青莲花眼顾视大众,却为什么不说一句话呢?这位弟子答曰鹁鸠树上鸣!”风穴呵斥他说:尽弄这些痴福做什么呢?何不去体究一下言句!”

 

鹁鸠树上鸣!”——万事万物都在说法,何必劳动世尊开口!回答好像蛮高明的,其实不过只是听了几场公案、看了几本经书的聪明伶俐学者们,嘴巴上相互贩卖来的答案,岂能瞒过明眼禅师?!如此以“痴”为“福”,迷恋知解道理不得出头,何不去花点功夫,去真实参究一下离于语言文字之外的、离开答案之外的那个真实呢?

 

妙湛:估计是当时有鹁鸠叫了两声,这僧就顺口玩起了这种万事万物都在说法的伶俐。

 

禅心:
青莲花叶修长而广,青白分明,佛经中以青莲花眼比喻佛陀的法眼智。当年佛陀升座后,大众中默然无语。阿难以其天眼、他心通,观察到会中有两位比丘犯了律仪,于是把两位比丘逐出会中后,再请世尊说法,但佛陀却说:“我誓不为二乘之人说法!”说罢就下座走了,佛陀此举,是斥阿难尊者落于二乘,尚未得见一切法本性的法眼智!

 

师受风穴印可之后,泯迹韬光,人莫知其所以。——省念禅师得到风穴的证明、首肯后,从此韬光晦迹,藏匿自己的功德,所到之处,没有人知道他的造诣到底有多深。

 

优游幻世:昔为法华转,今日转法华!

 

禅心:
因白兆楚和尚至汝州宣化,风穴令师往传语,才相见,提起坐具便问:“展即是、不展即是?”兆曰:“自家看取。”师便喝!——有一天,白兆楚和尚到汝州宣讲佛法,风穴禅师派遣省念去接待他,两个人刚一见面,省念提起坐具就问白兆:“铺开坐具是呢?还是不铺是?”白兆楚回答:“你自己看吧!”首念振声一喝!

 

兆曰:“我曾亲近知识来,未尝辄敢造次。”大牌法师不高兴起来了!——我好歹也是亲近过好多大善知识的!没有哪位高僧大德敢在我面前这么造次!你这算什么意思?言下之意,你这个后学之辈,算老几啊,敢这么唐突?


师曰:“草贼大败!”兆曰:“来日若见风穴和尚,待一一举拟。”师曰:“一任一任,不得忘却!”——省念说:“草贼大败!”大牌法师脾气来了:“实在无理!等明儿见了风穴和尚,看我不一一告诉他老人家!”省念说:“好呀,随你的便!千万不要忘记了告状!”

 

妙祥:挖坑!

禅心:
师乃先回,举似风穴。穴曰:“今日被你收下了一员草贼。”师曰:“好手不张名。”兆次日才到相见,便举前话,穴曰:“非但昨日,今日和赃捉败。”师于是名振四方,学者望风而靡!

第二天,白兆楚和尚到了风穴禅师的寺院,刚一见过面,就气呼呼地叙说省念昨天如何的无理,风穴说:“不只是昨天,加上今天,今天我可是连赃带贼,一起捉到了!”

 

从此,省念禅师的名号便威震四方,参禅学道者无不佩服归投!

禅心后话:

省念禅师才和白兆楚法师一见面,便提坐具问:“是铺还是不铺?”主客双方见面,开场白总是一声“请坐!”请问在座的诸位,省念禅师这是招呼的客套呢?还是待客的开场白?

 

参禅修道者,要在每一刹那,不失自己,好比生死攸关到来,一瞬间都不可失了根本,否则处处都可能险失性命。检验一位行者,是否真的于每一当下的心行中法入妙道、契合自己本来面目,于百姓寻常日用而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中,便可使其原形毕露,此并非禅师们待人接物时过于苛刻、貌似无理,实在是他们对于“生死大事”毫不马虎、亦无做作的真精神、真态度所致!

 

不识自己的人,百姓日用中处处迷失自己,自己既迷,动辄故被他役。若真识得自己的,一机一境上处处无不是自己,尽大地无不只是一个自己!生盲瞎眼之辈,自己既不识,还要挑剔对方的态度,一再将个大好的自己,埋向一堆无明荒草堆中而不自省!


古月禅堂日日缠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