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禅修与四禅八定等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五一禅修与四禅八定等






2015-05-09


禅心:

      今天晚上,接着上一次解释完的八背舍再回过头去,再来谈一谈修持禅定的方面,因为这里头有很多内容可以聊,很多说不完的内容,不讲一下也蛮可惜的。所以我们先按下五停心观中的其他内容,我们先重点把五停心观每一观都离不开的核心修持、五停心观的总枢纽——禅定波罗蜜的内容仔细介绍一下、闻思一下,之前我们不是讲到:五停心观,能通所有禅修的三昧法门嘛!五停心观能发起世间与出世间的禅定,有漏、无漏的禅定都可以由此发起来。故此呢,若把五停心观的内善法门,总的称之为禅定波罗蜜,一点都不为过的,理所当然的!

      以前堪布师父跟我聊天时曾总结,佛法传到现在这个时代,大家修行的方式,基本上都在累积一些人天福报、有漏因果的外善法门上努力。出家人里头,大家都在忙着盖庙,为死人做经忏;寺院建设上,一座比一座恢宏气势、富丽堂皇,噶陀老堪布恩师哭着说:这个时代,你建二十米的佛塔,我就建五十米,比你的大。你的大殿屋顶铺十个平方的黄金,我就镀二十个平方的黄金!一千多年前的智者大师就讲到:佛法在末法时代的传承,讲法说法弘扬佛法的人,自己并没有修持过几天的禅定波罗蜜,内在里头没有真实的体证和经验,偏偏就是这样的人呢,开口出言,先破斥别人修定参禅!大师又讲到:仔细观察龙树菩萨的传人提婆尊者,提婆尊者用中观见破除外道见,获得众人的信赖与敬仰后,聚集在家、出家的所有弟子们,仍以修持禅定波罗蜜为首要的法门;有的人还说禅法不能公开宣说,不能在大众中广说,但是提婆尊者却在大庭广众中广说修持禅定的法门,岂是闭口不言的呢?然而末法时代的我们,却颠倒了往昔圣者们的行持,真是悲哀啊!


      这次五一三天的假期,我们放下平常必做的早晚课诵,万缘放下打坐了三天,每天早上三点爬起来,开始第一座,每座一小时,然后跑香一刻钟到半个钟头,一直到晚上11点(23点),一座接一座,目的是念兹在兹,要把净除妄想、常常在定的功夫做起来。但是我们看,参加的人里头啊,有的在**学会学了五年、八年的教理,一旦上座,一旦叫他盘腿坐下来,头头道理到了这里竟然毫不相干、全不相干,五年、八年的佛学理论,竟然求一座清净都不得!坐上蒲团后,平时一套套的唯识、中观道理到这里全不济事。


      这次密集禅修虽然才三天,但也有天天跟随禅堂修持上师瑜伽、坚持盘腿静坐的弟子,第一天坐到第八座,下座时我摇金刚铃,忽然一念狂心顿歇,了见自心、清净不动,圆明广大,如是良久!禅心为其指示道:“正如曹山本寂禅师的偈子:‘从缘荐得相应疾,就体消停得力迟。瞥起本来无处所,吾师暂说不思议!’”


      做功夫,做到从缘起法上销落妄想、证入自心本来清净境界的,力量大!自古至今,禅师们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比如有的“杯子扑落地、响声明历历”,有的因闻钟声、瓦碎、竹响、鸡鸣、狗吠、鸟啼而大悟,有的因睹桃花、见身影、闻花香、触碗筷,就连悉达多太子,也是睹明星而悟道,这些本来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但禅师们却偏偏都是在一机一境了了亲见到自心本来面目;反过来,反倒是由座上禅定状态中所获得的“悟”,却没什么力量,也不怎么深刻;就像有过经验的人就明白,上座时,任你怎么思维、观察空性、无生、万法唯心的道理,任你如何努力安住,但本非一物、且又明明了了的禅定根本显不出来,就算有也没有什么力量;然而,有时某个外缘一来,乃至别人的一个脚步声,一个开门、关门的声音都会粉碎刚才心里头乱七八糟、怎么遮也遮止不了的妄想,好比三际脱空,过去心已过去、未来心尚未来、现在心一念顿歇,这时根尘当下瓦解、根尘当下脱落,比如阳焰澄波,幻相顿除,明明了了,亲见自心本来无一物,是真力量、真智慧现前;至于今后事上的磨砺,全都汇到这里消融无始以来的习气执着影子,便名之为修。


      当然,你硬要讲道理,也是可以说一说的,比如讲从缘起有悟体性空,因为空本不可见、体本不可闻,故须用上显现、以用显体,从有相的缘起之用上,悟无相之性体,正好性相不偏、事理不二;或者又讲:若第六识一念顿歇,第七末那转为平等性智,故彼时顿断楞然、无有分别、明了透脱、自然安住,谓之平常心也,此即前行摧毁心房之量也!但时节因缘所至的人,他自己都不懂这些道理,瓜熟蒂落现量亲见这样的境界,也不是(那些)耽搁在谈理论上、一旦叫他坐下来根本上不了手——再多般若理论、唯识理论都全不济事之人可以梦见的。


      当然我们禅堂,这几年也陆陆续续讲了、闻思了一些大小乘各宗之间的见修,包括禅宗方面的公案、心法等等。说到底,闻思还是必不可缺的,闻思后一定要做座上座下的功夫,由闻思粗慧,逐渐证得入定的精微(内证自受用)智慧。


      佛陀自己,当年主要的修持,也是经历九次第定:四个色界和四个无色界的定,再加一个灭受想定。这么九个定,佛陀一一都修持、经历过了。后来走禅定路线的人,这九个定便成了他们一辈子的修持目标而公式化了。佛陀涅槃之后的数百年间,五、六百年间,还有不少人依此四禅八定的路线,再配合四圣谛中的空观、无我等观法,证得了阿罗汉以及无漏解脱的果位。不过呢,到了大乘佛法弘扬起来的时候,再也很难遇到能把四禅八定修起来的人了,不要说遇到,时代愈后,连听到修成功者的名字都没有了,这跟大乘佛法唯重解脱慧,口里头玄谈般若理论者,远远多过于坐下来真参实证的不无关系。



嘎绒:感恩师父!如母如父的师父!慈悲!


妙湛:已不能再寻找到较比更殊胜之教言!

佛子行: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禅心:
      不过呢,大乘佛教里头,依然还是出现了屈指难数的成就者、成功者。禅宗中的参禅,密宗中的持咒、观修本尊,乃至净土宗的持名念佛,虽然禅、净、密等大乘宗派,对于原始佛教中的修持系统,并不怎么付之实践,那么四禅、四无色定的这一套外道也有的路线,根本就不要提了——然而你看禅宗、密宗里头的成就者也是不可胜数啊?没有听说因为不修四禅八定,就没有了成就者的啊?对不对?


      这也当然是的!尽管四禅八定的系统,大小乘的佛教里头都会谈及,小乘里头尤其遵循为根本禅法的路线,大乘佛教里头也都有,但大乘里头自许自己有更高明的系统、更高超的见修路线,能使行者迅速获得证悟、获得解脱。


      原始佛教里头所注重的——内道、外道共所遵循的四禅八定,色界的初禅到四禅,无色界的四个空定:空无边处定、识无边处定、无所有处定、非想非非想处定。刚才讲,佛陀当年雪山修道时,的确一一都经历、得到过了,据说佛陀还没有出家之前,做悉达多太子的时候,就修持禅定,有一次迦毗罗卫国举行农耕庆典,保姆把幼小的太子放在营帐里头,自己看庆典去了,结果太子一个人独自修定入定了。太子的父亲净饭王发现太子入了禅定,于是向自己的儿子礼拜,这也是净饭王第一次向太子礼拜。后来悉达多太子出家,先向阿拉勒卡拉玛学习四色界的禅定法门,之后又随第二位老师郁达卡拉玛布塔学习当时印度最高的禅法——四无色界定;但是佛陀在得到这些禅定以后呢,发现还是不能达成真正的灭苦与解脱,并不能真正了脱生死、了脱轮回。悉达多太子经历了全部的九次第定,粗重的烦恼尽管暂时不起现行,但太子仍然发觉到极为微细的生死烦恼仍在相续,微细我执仍然不能断除。


      不过我们呢也要注意,你不能因为听了九次第定不能导致完全的解脱,于是完全否定掉四禅八定的功德、否定四禅八定的作用!为什么呢?悉达多太子后来于菩提树下悟道,乃至佛陀最后示现涅槃时,都是仰仗了四禅之力呢!太子于菩提树下,安住于第四禅的正受境界,(安住在第四禅中)“不苦不乐、舍、净念、一心具足住”的禅定基础上,然后竭力向上,最后从有照有明的作用中透脱出来,大觉大悟,彻证到了无漏解脱的真智慧、大智慧,四禅的功德、作用岂非大焉?


      究实说来,佛陀的解脱、证悟、神通,都是由第四禅而发出来的,就是后来涅槃时,佛陀自己,也是由第四禅直接进入涅槃的,要注意的是,佛陀的悟道和涅槃,都不是由四空定而入的,比如说涅槃时,不是从九次第定的最后一定灭尽定,或者第八定非想非非想处定而入涅槃更好吗?佛陀没有这样,佛陀选择了从四色定中的第四禅而入了涅槃,可见四禅的功德功莫大焉……(古月禅堂共修讲话摘录)

清雅静观:顶礼师父

古月禅堂日日缠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