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祖门下五百人,为什么卢行者独得衣钵?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五祖门下五百人,为什么卢行者独得衣钵?






五祖门下五百人,为什么卢行者独得衣钵?

 

 

有人问南泉和尚云:“黄梅门下有五百人,为甚么卢行者独得衣钵?”

 

师云:“只为四百九十九人皆解佛法,只有卢行者一人不解佛法,只会其道,所以得衣钵。”

——永明延寿禅师《宗镜录》卷六

 

 

古月禅堂白话葛藤:

 

有人问赵州古佛的师父南泉普愿禅师(王老师):“五祖弘忍大师门下常住有五百弟子,为什么唯独只有一位姓卢的行者(惠能)得授衣钵?”

 

王老师回答:“因为那四百九十九人啊,论起佛法来个个知解道理如流,没有一位不是能说会道的。只有那位卢行者,佛法不作思维领略会,不做口水解释会;他只是如实会得他自己而已,所以他便得了衣钵也!”

 

禅心再添葛藤曰:

 

只是这个自己,才涉拟议,便成了“他”而非“自己”。故有眼睛,却无法见到他;有耳朵,却无法听到他;有鼻子,却不能嗅到他;有舌头,却无能尝到他。一切聪明伶俐、思维意识也都涉及不到他,一切学问、知识也不能了知到他。

 

你若说他是空、不在一切处,则归于断见;你若说他是实有,又落入常情;你若说他遍一切处,则等于承认了外境也是自己——果真这样的话,则一掌拍在山河大地、树木桌椅上,你也应当知晓“痛”!

 

洞山祖师偈颂说:

 

者个犹不是,况复张三李,

真空与非空,将来不相似,

了了如目前,不容毫发拟。

 

开口说个“这个自己”时,尚且都已远去千里万里,还更许你头上安头、随意作知作解会得吗?



原载古月禅堂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